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經驗中的靈性煉金術2

Z個案的工作是負責公司招募人才的部分,但隨著現今環境的變化,他已經有好幾年覺得要找尋好人才真的很不容易了。他找尋的人才希望都是大學的應屆畢業生,甚至希望在學的學生能有機會到他的公司打工,而大四的學生可以到他的公司實習(是有提供優渥待遇的實習),因為這樣會比較不需要去移除已經有工作經驗者的一些不良習慣。但是不知甚麼原因,他跟大學系主任間的聯繫有時卻會莫名的就斷了線,直到今年他發現不一樣了。

他已經接觸身心靈的領域超過五年了,但是在近三年來,因為我一直希望他先回歸到自己的內在,先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並在參加任何身心靈課程時都注意著自身能量場的淨化與防護,回到家之後也要注意家裡空間能量場的變化,並適時的做一些淨化,尤其是自己最常待的空間還有睡覺的空間。因此漸漸的,他在今年有更顯著的發現,有些跟大學系主任之間的聯繫,原本看起來似乎是斷了線的,卻在他照顧好自己的身心靈之後又莫名的連結上了。而原本有很多大學要安排時間去訪談,但一直無法喬好時間的,卻也是莫名的在把身心靈照顧好之後,這些大學的系秘就自己主動的來電聯繫,然後各自訂的時間都互不衝突。因此讓她處理起募才的事順心了許多,因為他知道只要聽從身體的聲音就沒事了。

沒錯,不只當身體生病時要聆聽身體所傳遞的聲音,甚至在平時沒有生病時,身體還是會傳遞訊息給你的。而這些訊息便透露出你適合做甚麼決定,或者應該要注意甚麼事件的發生。舉例來說,Z個案自己分享,好幾次當他發現身邊的淨化蠟燭燒的非常旺盛時,如果他的大腦想跟某個系主任聯繫,他就可以感受到頂輪千辦蓮花的盛開,然後此時打電話過去便能直接與系主任連絡上,而且跟系主任談話的過程與結果都會是非常美好的。而他的工作就是募才,公司有了好人才那業績當然就可以蒸蒸日上,回過來不就代表他的收入可以增加了嗎?這不就是一種財富自由?只是他切入的點不只是大腦的謀慮,還包括了自己身心靈的照顧。當然我不是要大家不要有大腦,而只是追逐著身心靈的空泛,畢竟要有大腦你才能聚焦,你才知道要如何把身心靈的能量專注在你想追求的事物上,而這樣才有辦法在物質界開花結果,畢竟你目前就仍然活在這個物質界上。

另外他也分享,當他的頭腦裡如果有出現一個想法,而身體便會有被電流由頂輪通過的感覺時,通常就會代表這是一件可行的事。但是如果身體突然莫名的疼痛,而且是沒有任何外界因素造成的時候,那個訊息便是提醒他需要多加覺察,因為那個訊息在告訴他還有很多小細節他沒有注意到。例如他最近原本要買房子當員工的宿舍,也看上一個他覺得很滿意的社區,那個社區坐落在他非常喜歡的地理位置上。從大腦的分析來看,那根本就是個完美的地理位置,因此他很行動派的立即帶著他的先生與小孩一起去看房子了。結果在看房子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眼睛一陣刺痛,可是他請他的小孩確認,卻沒有任何東西跑進去眼睛的跡象,因此他就提高覺察。結果他就發現了很多很重要的小細節,例如社區內因為沒有人車分道,加上設計的缺失,是很容易有交通事故發生的。再來,他突然發現房屋仲介在談物件時,時不時的會出現語焉不詳或者欲言又止的情況。而且隔天他公司的高階主管也提醒他,如果他想把那棟別墅當成員工的宿舍,也許社區的管委會會反對。還有,那個社區才蓋好兩年,但是建設公司卻已經倒了!

大家可以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你最近有迫切需求要買一棟房子,而那個房子的地理位置剛好又位在你心目中夢寐以求的地方,加上那個開價又是合理的價格,如果再稍微談一下,應該就是划算的成交價時,你會去在乎你眼睛的突然不舒服嗎?你會認為那是你的身體在提供訊息給你嗎?也許有人會覺得我說的太玄了,那大家可以看看我想到的一個小故事。

在某個國家的某個地區發生了嚴重的水災,那邊住著一位非常虔誠的神父,在水災發生時他就祈禱上帝可以救他。隨著水災越來越嚴重,他爬到屋頂求救時來了一艘救生艇要救他,不過他拒絕了,因為他相信他的上帝會救他,所以他繼續祈禱。當水淹到他的胸口時又來了一架直升機要救他,但是他又拒絕了,因為他相信他的上帝會救他,所以他繼續祈禱。最後他不幸的淹死了。當他到了天堂見到上帝時,他跟上帝抱怨:為何他如此的虔誠祈禱,上帝卻見死不救呢?但是上帝疑惑的問他:為何我第一次派了救生艇你不坐,第二次我又派了直升機你還是不坐?難道要我騰雲駕霧的下來救你才是真的救你嗎?

我不是要大家迷信甚麼,而只是要大家保持覺察而已。保持覺察是沒有任何批判,沒有任何預設立場的。你就只是單純地去聆聽與覺察身體給你了甚麼訊息,然後千萬要小心你的大腦,因為他已經習慣被關注了,因此當他發現你不再關注他時,他會幻化成為瑪雅,也就是所謂的幻象來迷惑你,讓你誤以為那個是身體的聲音,但其實還是大腦的聲音。在身心靈的旅程中,最重要的都是落地,如果你沒有了根,那你將無法在物質界好好生存的,你將只會一直逃避。別忘了大腦所在的位置是第六與第七個脈輪,在這兩個脈輪是沒有時間與空間的限制的,你將可以隨意的遨遊,只是如果你不落地,那些終究只是南柯一夢。

而落地最重要的事便是照顧好你自己,把你的身體照顧好,把你的思緒拉回到當下的每一刻。身體才是你在這個物質界當下最重要的課題,如果你一直沉迷在前世與來生,那不代表你比較出類拔萃,反而只是在告訴著我,你只想逃避現實。所謂的靈性煉金術就我的理解,不過就是拙火上升過程的應當產物,而海底輪是拙火沉睡的地方,如果你連拙火都沒有辦法喚醒,那又遑論七個脈輪的旅程呢?

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經驗中的靈性煉金術1

看著很多身心靈的課程打著財富自由藉由某種能量的提升來賺取財富”…等等吸引學生的參加,但是深入去觀察課程裡的學員,有多少比例真的獲得了他們所強調的財富自由呢?更可惜的是,很多人不僅沒有因為上了課賺到錢,還負債了!你沒看錯,因為有些課程強調要能先勇敢負債,所以要你交很貴很貴的學費。由此來看整個課程,從帶領者的起心動念到參加者的起心動念都是有問題的。如果外在是由一個人的內在創化出來的,那當起心動念出了問題,其所創化出來的外境又怎麼可能是沒問題的呢?

會有這麼深的一個感觸是因為一位個案的分享。Z個案當初來找我是因為運動傷害,後來我也忘記他為什麼會一直過來找我幫他調理身體了。這位個案喜歡問我問題,而我也會針對他的問題提供我的看法與建議。他後來提到會對我好奇是因為我跟他說過的一句話「醫師只是輔助者,個案自己能否真正痊癒的鑰匙在個案自己的身上」。他當時覺得很奇怪,怎麼會有病人的醫師呢?怎麼會有一直說自己一點都不厲害的醫師呢?但事實上就是如此啊。病人之所以會感冒是病人自己沒有穿保暖,難道是醫師害他感冒的?病人之所以會腰酸背痛,也是因為他自己沒有注意姿勢或長期過度使用所造成的,難道是醫師故意讓他腰酸背痛的?我還一直跟他強調「中醫是一門養生的學問,必須是普羅大眾都應該懂的常識,不能只是某些人才可以懂得學問。」

雖然我對每一位個案都會這樣傳遞我的想法,但是太多個案根本聽不進去。大部分個案想找的是神醫,一個可以無條件繼續讓個案揮霍身體的神醫!你再次沒看錯!因為個案不想覺察自己的飲食作息,不想改變造成自己生病的原因,只想要醫師盡快將自己身上的不舒服消除。因此當一個醫師可以讓個案在不需要移除造成生病原因的前題下,就可以迅速地幫個案去除掉身上的不舒服,那當然就會被個案奉為神醫了。只是問題來了,因為個案還是在用同一個傷害身體的方式生活著,而身體的警訊卻被神醫給抹除了,那這位個案的身體是真的沒事了嗎?天底下真有這麼好的事?可以要馬兒好又可以要馬兒不吃草?

因此我從一開始就明確的告訴每一個個案,能真正療癒自己的唯有自己的覺察。我頂多只能從旁協助,但是絕對無法完全接管。Z個案不僅在我這邊調理身體,後來在因緣際會下也接受了我在心靈層面的帶領。當然他自己在此之前也開始接觸了一些身心靈的工作坊,而且都是非常有名氣的工作坊。不過因為他有聽進去我的建議帶著覺察,因此他發覺到有些事情怪怪的。首先是G機構。G機構的帶領者一直在開發著各式各樣的課程,並告訴著他底下的治療師,只要學了這些技術就可以賺多少多少的錢,然後每一項課程的學費都不便宜。可是Z個案卻覺察到,這些錢都進入了帶領者的口袋,那些治療師們根本沒有得到所謂的財務自由。因為帶領者規定,每個治療師在進行療癒之後的收費都必須回饋固定比例給帶領者!這給我的感覺就像直銷以另一種形式在進行著,帶領者根本不用工作就會有收入了。Z個案由於自己有自己的工作,且上身心靈課程的目的也只是想療癒自己,根本不想成為一個治療師。所以在他跟我說了他所觀察的這些事情之後,他自己選擇漸漸地離開這個機構。而我也在心裡默默的恭喜他,因為這樣他才能真正的得到財富自由。

再來是關於另一個W帶領者。我的Z個案在W帶領者那邊藉由舞蹈與呼吸釋放了許多的負面情緒,當然藉由之前G機構的技巧,他也確實在心靈層面有所提升。但是同樣的問題還是出現了,為什麼跟隨著W帶領者的人並沒有得到財富自由?甚至由於W帶領者有醫師的身分,所以也開了許多養身的工作坊,可是他跟他的大弟子狀況看起來卻是不優的?如果帶領者自己都沒有辦法照顧好自己,那他傳遞出來的資訊會是對的嗎?Z個案把他的困擾問了我,而我告訴他,因為W帶領者跟他的大弟子都沒有把覺察帶回自己的內在,而且在施行療癒的工作坊時,也沒有注意到空間能量的淨化。試想,這些過來接受療癒的人,在進行一個有強大療癒力的治療後,難道不會將負面的能量釋放到空間中嗎況且因為W帶領者的名氣不小,所以每次在那個空間裡被療癒的人不僅僅只是個位數的被療癒者,而是十幾個甚至三十幾個個案。隨著療癒的進行,他們都把垃圾丟到空間中了,但是空間中的垃圾並沒有被清理,而且這些人(包含W帶領者跟他的大弟子)還一直在這個空間裡打滾,這樣不就只是把這些垃圾重新分配而已嗎?原本垃圾比較多的減少了,當然就覺得自己得到療癒了。而帶領者跟他的大弟子原先是沒有帶垃圾的,但後來卻帶了其他人的垃圾在自己身上。這樣的工作坊一次兩次的進行之後,W帶領者跟他的大弟子能不出問題嗎?

除了G機構我有建議他不要參加之外(因為我就是覺得那是個變了形式的直銷),在W帶領者那邊我只是要他注意自身能量場的淨化,並沒有禁止他去參加,所以他仍持續地參加W帶領者的工作坊,畢竟他覺得那個療癒確實不錯啊。直到他參加了某一場W帶領者在香港的工作坊。在香港的那場工作坊之後,他覺得身體渾身不對勁,回來就來找我做身心整合的療癒。而我在幫他做完身心整合療癒之後,便問她到底發生甚麼事了(我原先不知道他去參加香港的工作坊),他才說他去參加了工作坊,一個有三十多個癌症個案的工作坊!我會那麼問是因為他的能量場非常地糟,而且他自己也覺察到他的睡眠變得很差(他原本可以一躺下就靜心睡著,且一覺到天亮的),另外身體也一直提不起勁。然後不只我跟他這麼說,因為他隔天有去參加另一個H帶領者的工作坊,那個H帶領者一看到他就說:你是跌進臭水溝了嗎?怎麼能量那麼糟糕?然後點了沉香的線香要幫他淨化,卻是一要淨化就熄滅,如此反覆三次才完成淨化。從這個事件之後,Z個案更是深深覺得能量場淨化的必要,也深深體會到能量場確實會影響到肉身。

那也許有人會問:所以靈性煉金術都是騙人的了?就我個人的觀點,我會希望提問者先去確認清楚自己的起心動念是甚麼,不然所有外界的回答都無法正面回應到他真正的內在問題。但我可以用Z個案的分享,在下一篇文章中做一些說明。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身體的痛有可能是情緒引發的---案例分享

提到身體的疼痛原因,絕大部分的人都會往姿勢不良、職業傷害、過度使用等等原因去思考。當然從肉體的解剖上來尋找可以看到是肌肉、皮膚、肌腱或者韌帶的紅腫熱痛,所以在一般醫學(不管中醫或者西醫)的處理上,都會從消炎止痛上著手,而當然也會有不錯的效果。只是這些醫師跟個案常常沒有注意到為什麼身體的這個部位會紅腫熱痛,甚至當醫師問個案有無外力撞擊或者過度使用等等造成的傷害時,即使個案說沒有任何外力造成傷害,醫師也不會太過在意,就只是用消炎止痛藥去治療而已。

但是在我的經驗與認知上絕對不是如此,因為中醫在致病的原因裡已經明白地寫出三個造成的原因了,即所謂的內因、外因與不內外因。外因造成的疼痛在之前的文章已有分享自己的親身經驗(http://8denergy.blogspot.tw/2016/09/blog-post.html),大家可以參考參考。而不內外因的意外或者蟲獸咬傷跟過度使用的部分,正是目前大部分醫家都會承認與思考的部分。可是關於內因造成的疼痛,想必比起外因造成的疼痛更讓人沒有經驗。其實並不是不可能,而是絕大部分的人都沒有好好覺察自己的一切。

大家可以仔細回想,是否身體有某個地方曾經不舒服卻想不出原因的?沒有任何外力的撞擊,也沒有過度使用,也沒有感冒、中暑等等之類的不舒服,但就是有紅腫熱痛的反應?不要懷疑,這很可能就是內因所造成的身體疼痛。只是大部分的人都沒有把注意力收回到自己的身上,沒有好好關注自己的內在,有時甚至連自己有了什麼樣的情緒反射都不知道,還需要別人提醒才會突然意識過來。更跨張的是有些人甚至連別人提醒了,都還沒意識到自己剛剛的情緒反射。如此一來當然就更不可能覺察到原來中醫所謂的內因也是會造成身體病痛的。

我想在這邊分享一個個案的親身經歷給大家分享。個案D前一陣子告訴我他的左膝蓋突然紅腫痛,我問他有甚麼外力的撞擊或者不正常的使用嗎?他回答說沒有。我問他有吃到甚麼被我禁止的食物嗎?他也回答沒有。我再問他那有吹到風或者冷氣嗎?他還是回答沒有。這時我就看著他不舒服的位置,然後問他你在憂慮跟恐懼甚麼嗎?他起先回答沒有,但是後來再想了一下之後說:該不會是那件事。我就請他把事情告訴我。

然後他就緩緩地說出事件的始末。原來他想讓他的小朋友參加一個身心靈的工作坊,可是那個工作坊裡面會談到譚崔,且也會有男女互抱的一個呼吸法來提升拙火能量。但是他的先生之前有在網路查過譚崔的資料,當然也如同你現在去查的資料一樣,都會跟性暗示有關,甚至提到男女雙修的部分。但真正的譚崔本意並不是如此,真正的譚崔本意根本不是外在男女的結合,而是內在陰性與陽性能量的結合。而由於D之前有參加過那個工作坊,因此他怕孩子回家後跟他的先生提起上課的內容會引發家庭革命。可是他知道那個課程是對他的小孩有幫助的,所以他才想讓他的小孩參加。

就在這樣一個進退兩難的情境裡,他的腳顯示出了他的憂慮與恐懼。他的左邊膝蓋紅腫痛到不能走路,甚至連移動腳都是困難的,這不正顯示出他的進退兩難嗎?而我為什麼會問他是否是恐懼跟憂慮的情緒呢?因為他告訴我疼痛的點是在膝蓋的前內側跟後膝窩,分別對應到中醫的脾胃經還有膀胱經。而脾主憂思、膀胱與腎相表裡主恐懼,不就完全應證他因為憂慮與恐懼所造成的進退兩難呢?我告訴他要送小孩子去上這個工作坊的起心動念是沒有問題的,而那個工作坊本身也是沒有問題的(不是網路資料上那種跟性暗示有關的工作坊),問題是在他的先生。因為她的先生不想親自去參加這樣的工作坊,而一切的資訊都是從網路上查詢找到的。所以當他如果聽到小孩子說課程裡有提到性能量,甚至男女交抱的呼吸法,那肯定會摧毀這個原本美滿的家庭。因此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先放棄這次的工作坊,然後找尋其他的方式來提升小孩的身心靈狀態,或者等到他的先生願意親自去體驗這樣的一個工作坊時,再讓他的小孩參加。

當然,我除了給他這樣的建議之外,還是用了一些中醫的手法跟能量的技巧去釋放膝蓋上面憂慮與恐懼的能量。雖然當下有緩解掉一些不舒服,可是個案還是可以明顯感受到那個腫痛。於是我告訴他,只有當他的小朋友答應不參加那個工作坊之後,他的憂慮與恐懼才會消除,而膝蓋的疼痛才會消失。因此當天他回去之後,就跟他的小孩子說先不參加這次的工作坊,而就在他的小朋友也同意之後,他的腳就神奇的不痛了!而且他的小朋友也發現了這個神奇的變化,當下也驚訝的問他說:媽媽,你剛剛不是連移動左腳都是疼痛萬分的,怎麼現在就可以起來活動甚至要準備下樓去走路運動了?當然個案本身也非常的驚訝,不過也對於我的見解有了更深的體悟。

關於能量這件事,真的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個案D的先生選擇自己去網路查詢資料,選擇相信網路上的資訊,卻不願意自己親身去體驗看看。然後以網路上查詢到的資訊來否定他最親密愛人的親身經驗,這不是一個很奇怪的思維觀念嗎?但是在我的經驗上,這樣的案例非常的多。太多人只認可外在的資訊,卻忽略了身體給自己的資訊。自己身體所給的資訊當然是最真實的,只可能你不知道他在說甚麼,但你的身體是不可能給你錯誤資訊的。當你越回歸到你的身體,回歸到你的內在,你的身體將更能夠把你與外界的對應回饋給你,此時只要聆聽自己身體的聲音,就可以創造出豐盛的生命。

而要達到這樣的境界並不困難,只要你願意先將身體照顧好,願意好好跟自己的身體溝通,願意好好聆聽他所傳遞出來的任何訊息,而不是急著去抑制身體傳遞的訊息。在你通往自己內在的過程中,你永遠才是那個握有自身鑰匙的人,而我只不過是一個協助者。在通往自己內在的旅程中,你會有段時間需要依賴我,因為旁觀者清,但是到後來你將不再需要依賴我,因為你已經完全地掌握住自己的鑰匙了。

2017年5月12日 星期五

關注自身的問題吧

曾來過我這邊療癒的人都應該會發現我跟一般的醫者不同,因為我會一直問還有甚麼問題嗎?可惜絕大多數的個案都會簡單迅速的反射回答說沒問題。也許是現今的醫療環境造成的,因為絕大部分的人去看病時都沒有甚麼時間描述自己的症狀,通常話還沒講完,醫師就已經準備趕人了。當然也有相當多時候並不是醫師造成這個現象的,而是患者自己去創造的。怎麼說呢?因為患者都希望能找到神醫,一個醫師如果能在個案尚未開口前,便能準確說出個案的身體症狀,那病患通常就會認定這個醫師是神醫了。只是當這兩種情況如此長久下來,病患就不會想要仔細去覺察自己的身體了,因為第一種狀況覺察了也沒用,而第二種狀況是根本不需要覺察。

可惜如此一來,個案永遠拿不到療癒自己的那把鑰匙。因為第一種情況是醫生拿著鑰匙不放,而第二種是個案自己把鑰匙送給醫師。但這兩者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心中理想的中醫是一個養生的學問,是一個每個人都應該要能孰悉且運用自如的學問。而且真正的中醫原本就涵蓋了身心靈的層面,例如身體病痛的療癒,情緒面的療癒,甚至連意識層面都有提到。在黃帝內經的第一篇【上古天真論】就有一段話:「虛邪賊風,避之有時,恬淡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來。」這段話不就把身心靈的養身大法都已經涵蓋了嗎?而最後那一句「病安從來」不就是結論了嗎?而要能真正做到這段話,不就只有個案自己嗎?

那個案要如何才能拿回自己的鑰匙呢?只有將專注力放回自己的身上。藉由不斷的關注自己,覺察自己的一舉一動,覺察身體與外界的對應,覺察出這互動間的因果關係,然後將因給排除,果便會自然不見。果是由因來的,只處理果卻不去在乎因,那果將會一直出現。例如可能一開始在膽,然後把膽切除;就出現在盲腸,再把盲腸切除;換出現在胃,又把胃切除;轉換到大腸,再把大腸切除,這不就是一個鴕鳥心態嗎?反正看不到就表示不存在,反正切除了,就不會再有那個疾病!但原因呢?原因依舊存在!

那要如何將專注力放回自己的身上?大部分的人一開始都不容易,這時就需要有人帶領著提問。因此我常會一直問還有甚麼問題嗎?雖然大部分的人都會受制於過往的制約,而反射性的回答沒有。但還是有人會提問,只不過在這些會提問的人當中,絕大部分的人還是沒有把覺察放回到自己的身上。他們常會問:某本書說了某個觀念,這是對的嗎?不然就是問:網路上說某種東西不能吃,這是對的嗎?也有可能問:中醫真的比西醫好嗎?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但是沒有一個問題是他自己的親身經驗,當然也代表他還沒有回歸到自己身上。

不管書怎麼寫,只要你還沒有去親身經驗,那都只是那個作者的經驗,甚至只是作者的推理。不管我的回答是贊成或者反對,不管我如何的引經據典,只要你沒有親身去經驗,你心中的問號肯定依舊存在,所以你會繼續問其他的醫師,其他的心靈導師,但你也就只能繼續提問,因為你永遠不知道那個觀念、那個知識到底在你身上適不適用。而關於中醫好還是西醫好的論戰其實也沒必要,因為真正決定哪個技術好的重點不在那個技術上,而是施行那個技術的人。就像爭論楷書漂亮或行書漂亮是沒意義的,一個只會寫行書卻不會寫楷書的人,當然就說行書漂亮啊,反過來也是如此。

所以還是聚焦回自己的身上吧,提問在你自身身上的經驗,提問在你自身身上的問題,然後我會引導你去專注與覺察這些問題,我不一定會直接告訴你答案,因為那個只是我自己到目前為止所經驗到的答案,不一定完全適合套用在你的身上。你需要的是找尋出自己的答案,而不是全然接受我的答案,不然你一樣是將鑰匙交給了我,而那絕對是不會被我允許的。

2017年5月9日 星期二

從依賴到不依賴

在我以前的文章中很少去分享個案的經驗,因為我不喜歡給個案暗示甚麼,我比較希望讓個案自己去覺察,然後再主動跟我分享。我也不喜歡讓個案依賴上我,我不想當神醫,那樣沒有意義。因為如此一來我還是握著原本應該屬於個案自己掌握的鑰匙,那不是我藍圖中的療癒模式。但是最近聽了一個跟隨我很久的個案的想法後,我覺得他說的也很有道理,因此想聽他的建議嘗試改變看看。

他是一位很特別的個案,原本也只是因為聽了別人的推薦,過來治療肌肉拉傷的問題而已。當時我也只是叮嚀他,唯有移除致病的原因,不然身上的傷是不會好的。結果後來他就定期的來找我調理身體,然後在調理身體的過程中,會問我一些關於養身的問題。而我針對他身體的狀況及他所提問的問題所做的回答,他在回去後也都會認真的去經驗並回饋給我。

例如他從小學開始就有痛風的問題,而痛的位置是在膝蓋脾胃經的地方。我就告訴他要盡量避免吃一些傷胃的食物,例如生冷的、油膩的、醃製的還有麵食等等,他都說這些他都很注意,而且他的主食就是米飯,即使是早餐也會吃飯。當我還在思考還有甚麼禁忌時,他突然跟我說他很喜歡吃豆腐,而且因為小時候家裡就是做豆腐豆漿的,所以每天都會喝上一大碗的豆漿,吃上一大盤的豆腐還有豆花之類的。我就告訴他在中醫的觀念裡,豆類的食物是會讓脾胃脹氣。他就說難怪他常常脹氣,而且也不能吃糯米類的食物。之後他就聽我的建議減少吃豆類製品,並且依建議調理他脾胃的問題。

隨著調理的進行,他也都會如實的反問我一些身體上的反應,以及該如何處理與面對。更重要的是他都會遵循我的建議,保持絕對的覺察,而他身體所產生的反應也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加上我提供的建議也都幫助他度過關卡。因此慢慢的他就跟我閒聊到他有在接觸與學習身心靈的東西,然後我就會跟他分享我的認知,再經過一陣子他就開始詢問我有開甚麼身心靈的課程,接著就上了我的亢達里尼工作坊了。而慢慢的,他開始分享他為何想接觸身心靈課程的原因,起先主要是要斷除他購買衣服的願望。因為他常常會因為買衣服而造成在使用金錢上感覺到壓力。

他最近跟我說,以前當他跟我抱怨他的問題時,我都只是靜靜地聽著,偶爾提出一些問題問他,接著就是要他保持覺察而已,那時的他還覺得我有點冷漠,怎麼不像其他的身心靈工作坊,會用一些跟前世溝通的方法來告訴他原因,或用一些呼吸與跳舞的方法來排除脈輪上的阻礙。不過慢慢的他才領悟到,原來前世只是個幌子,如果前世做了甚麼這輩子就必定如何的話,那生活還有甚麼意義?不就早已經被靈魂的第一世給綁住了?而呼吸與跳舞也只不過是一直在將累積的果給找尋方式釋放出去而已,原因還是存在著。唯有我的陪伴與傾聽,適時的提問問題的關鍵點,然後給他足夠的時間與空間去體會與覺察,他才慢慢地走出那個過往的習性。

我不否認過往習性的牽絆,不管是前世或者是今生的習性,確實都有可能影響著未來的生活。但如果只是把問題丟給前世就結束了,那並不能解決問題,因為前世已經存在(如果他們連結的真的是他的前世),如同我藉由前世溝通知道今天沒錢是因為我昨天把錢花完,那今天的我一樣是沒錢啊,有意義嗎?而我今天沒錢了我很沮喪,藉由呼吸與跳舞把沮喪的心情排除了,我隔天還是沒錢不是嗎?那我不就繼續沮喪呢?而個案原本尋求的模式就是如此,把今天沒錢的問題丟給昨天,然後呼吸跳舞,過了一天後發現還是沒錢,再把問題丟給昨天跟前天,然後繼續呼吸跳舞,如此的循環對改善個案有甚麼幫助呢?正確的方式不是應該靜下心來覺察為何昨天會把錢花完,然後今天要如何去賺錢,並且不要再因為相同的原因把錢花完嗎?

他覺得我的陪伴就是做到了這一點,甚至接下來在處理他跟他弟弟、妹妹的家庭問題時,我也都是很客觀冷靜的陪伴他,適時的提問關鍵問題,然後給他時間與空間去做跟經驗。一開始他也曾嘗試再用溝通前世的方式處理或用呼吸跳舞的方式處理,甚至再引入另一個大師的談話方式(不過這位大師的談話很主觀,會把自己的主觀意識強加在個案身上),但問題依然沒有解決,反而越來越糾纏不清。直到他願意接受我的建議,真正的去面對問題,並將每個人的責任義務劃分清楚,然後給彼此都有適當的時間與空間去消化情緒,這個問題才算慢慢被解開來了。

他常建議我要行銷自己,但那不是我的風格,畢竟鑰匙原本就應該在個案自己的身上,而我也已經有告訴大家我有某些能力可以處理某些事情了,那要不要相信我就不關我的事了。如同他會把我的名片給那些有需要的朋友,這樣就夠了,至於他的那些朋友要不要來找我已經不是他的責任或義務了。不過他還是一直建議我要走出去,要大家看見我,而且希望我一開始能讓有需要的人先依賴上我,然後再讓他慢慢拿回自己的鑰匙,畢竟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習慣依賴了,如同他也是如此。他也是先依賴了我好一陣子,才慢慢體會我原本說的不依賴是甚麼,然後慢慢的拿回屬於他自己的鑰匙。

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淨化蠟燭的案例分享

前天幫個案C做身心整合的療癒,在療癒的過程中我不時的打嗝,而他也莫名的咳嗽,然後我覺察在那個空間中的淨化蠟燭火苗非常的小(我在進行療癒前就會點燃淨化蠟燭,並維持整個療癒的進行,直到個案離開之後,當然在療癒的前後也都會使用空間淨化噴霧),上面被很沉重的負面能量壓著。我知道那是個案經由療癒所釋放出來的負面能量造成的。而當我結束身心整合的療癒之後,個案起來一看到那個蠟燭快熄滅的樣子就知道狀況不對勁了(因為他也持續使用淨化蠟燭好一段時間了),因此他就跟我買了兩個中型的淨化蠟燭回去。

今天個案C再過來就跟我分享了這兩天觀察到的事件。他那天回家就立刻點燃新買的兩顆淨化蠟燭,一顆放在他平時常在的位置,另一顆放在他先生的書房,然後忙到睡覺前因為蠟燭還沒燒完,且發現蠟燭盒底出現混濁的情形,所以就沒有吹熄蠟燭,而是讓蠟燭自己燒完。隔天早上起來後發現,在他先生書房的那個蠟燭底座非常的混濁,而他自己的也比平常來的混濁許多。果不其然,他的先生就過來跟他說:這個星期六公司有很重要的活動,希望他能全程參加,要他放棄星期五跟星期六早上在高雄的身心靈工作坊。他回覆他的先生說:他星期六大約下午三點就可以回到公司看看活動的狀況了,希望下高雄的行程能不改變。結果他的先生就勃然大怒的說:你下去就不用回來了。個案聽到並沒有答話,而是自己靜靜的到樓下走路靜心。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之後,個案結束走路靜心的活動回到家裡,而他的先生也正好吃完早餐,準備要穿鞋出門去上班。個案C就平靜的跟她的先生說:關於公司募才的工作他準備放給下面的主管去進行,他只想好好當他先生的太太跟小孩的母親即可。(年輕時他們一同努力經營這間公司,後來個案負責招募人才,而她先生負責公司的運行。)由於募才是他們公司每年最重要的事情,到目前都沒有其他主管可以勝任,而她的先生對這個部分也束手無策。因此當C的先生聽到C這麼說時,竟然是用非常柔和的語氣跟C說:沒關係,你想參加那個工作坊就去吧,不用急著趕回來。個案C就再一次的用平靜的語氣說:沒關係,我可以坐星期五的大夜班高鐵回來,星期六一早就參加公司的活動。也可以星期六下午三點到公司參加活動。他的先生一樣微笑著用柔和的語氣說:沒關係,不急不急,沒參加也沒關係。而這個原本應該非常激烈的爭執,就這樣安然的結束了。

個案C說,在他年輕時他常常為了公司的順利進行,即使心裡不願意也都不會違抗他先生的意思。尤其像上面所描述的那個事件,他先生是不可能那麼快就轉變心意與態度的。因此他非常感謝我在前一天幫他用身心整合的方式做療癒,而他自己也看到了療癒當下那個空間裡淨化蠟燭的現象,並且保持了高度的覺察。他也感謝了我做的淨化蠟燭,讓他回去可以先清理一下自己與她先生的空間。講到這邊,他自己又主動補充了一件事。他說:他想到在他回去後即使點了蠟燭,那個蠟燭火苗一樣非常的小,尤其是在他先生空間的那個蠟燭,所以他有使用了空間淨化噴霧幫忙蠟燭淨化那個空間的能量,而就在噴了噴霧之後,蠟燭的火苗就慢慢的變大起來了!

聽完他的分享,我很開心的跟他說:這主要還是你自己保持在覺察的狀態,我的療癒跟我的蠟燭都只能是輔助的角色。如果個案在進行療癒之後就覺得一切都沒事了,並沒有觀察到空間中的那個蠟燭火苗是有問題的,又或者他即使觀察到了,但沒有買兩個淨化蠟燭回去,又或者他即使買回去了卻沒有點,那我的療癒對他的幫助仍然不大。因此最難能可貴的不僅是他買回去並點了蠟燭,而是他還覺察著蠟燭的狀態,在火苗小時給予淨化噴霧的輔助,在發現蠟燭底座出現雜質時沒有吹熄蠟燭,而是讓蠟燭直接燒到完(有時空間能量太沉重,蠟燭會還沒燒完就自己熄滅,然後不管再怎麼點都點不起來了,這是因為裡面用來淨化空間的能量已經使用完了),最後還去觀察蠟燭燒完的情形,並在發現蠟燭底座混濁時保持高度的覺察,不是正面的跟先生發生衝突,也不是壓抑自己的內在去迎合他的先生,而是先讓自己靜心,讓自己去覺察自己真正需要的是甚麼,以及該如何適當的表達。

上述的這些真的都不是我應該幫個案完成的,因為那些都是個案自己的功課。如果個案他能保持覺察的完成功課,那他就離自己的內在更進一步,也就越不需要依賴我一步了。但如果是由我來指導個案應該如何處理這件事,那個案就還拿不回自己的鑰匙,他將永遠需要依賴我,這跟我內心認知的療癒是不吻合的。當然我的蠟燭跟我的淨化噴霧也只是個案在找回自己內在鑰匙旅程中的輔助工具而已,最終個案也將不再需要依賴這些蠟燭與工具,不過如果他仍想要使用這些工具也是沒問題的。例如對於一個不會游泳的人,船會是他渡河的工具,但是等他渡過了河,他也就不再需要依賴船了,直到下次他再遇到河之前。而當他學會游泳之後,當然他可以選擇不依賴船,但他還是可以善用船來幫助他舒服輕鬆的渡河啊。誰規定會游泳的人就一定只能自己累得半死的游泳渡河呢?

除了這個分享之外,個案C還說,最近他有一個親戚要準備國家考試,因此他在一個星期前就送他幾個小的淨化蠟燭,但因為最近工作忙的關係,就還沒有跟他的親戚說要怎麼使用。結果就在昨天他想起來要教他的親戚怎麼使用蠟燭時,他的親戚卻回饋他說:好奇怪喔,為什麼點著蠟燭看書時,心會特別的平靜,感覺特別容易理解書中所說的東西呢?而這又再一次的讓個案自己去體驗了空間能量對於肉身的影響了。而且這些經驗分享都是個案自己去覺察到的,孰知我個性的人都知道,我是不會去暗示或提醒有甚麼影響的,頂多只是要個案再觀察看看而已。也因此常有個案說我就只會講:「再看看囉。」

回到個案C今天的狀況,我一樣幫他做了身心整合的療癒,我的打嗝變少了(因為我觀察到他還有其他的事件要處理),不過個案沒有再咳嗽(喉輪跟溝通有關),而空間的淨化蠟燭也燒的不錯,這表示他要處理的事件還沒醞釀好,也就是時機未到。果不其然,結束療癒後個案自己就說他心裡出現一個訊息,他需要跟他的一個好朋友談一件陳年舊事,不過要等他忙完最近的事情,甚至等月底出國回來後再處理(我結束療癒後甚麼話都沒有說)。這跟我的觀察不謀而合,但我依然沒有說話,就只是笑笑的聽著,接下來就等他下次過來接受身心整合的療癒,然後再看看他的身體要傳遞甚麼樣的訊息,以及他自己又覺察到甚麼了。

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服務項目與收費的調整


從今年的五月開始,由於新增了一位工作夥伴April,因此會新增兩項服務,分別是靈性按摩與芳療按摩。April是前肯夢(AVEDA)的芳療師,也是木容會館沁月月子Light Spa的芳療師。由於一些緣分的關係,在大約兩年前她找我帶領她接觸靈氣。從很久以前,我便在心裡的藍圖裡規畫著一個陰性能量的加入,而隨著April在芳療經驗上的累積,以及在心靈層面的提升,現在是較高靈性們覺得適合她融入的時間點。在此簡介一下由她提供的服務與收費。



客製化靈性按摩:這個療癒是將按摩結合上能量的調理,目前主要提供的能量會包含亢達里尼靈氣、臼井靈氣與雪白治療系統。但由於是由April來提供療癒,因此跟我所提供的身心整合療癒會稍有不同。靈性按摩的療癒是一個比較陰柔的能量療癒,藉由靈氣的能量與芳療手法的搭配,讓個案不僅可以將堆積在肉身的疲勞給釋放,也能將堆積在乙太體、情緒體與理智體上的能量糾結釋放,真正的達到身心靈合一的療癒。這個療癒的精油一樣是由April針對個案當下的情況所特別調配出來的。收費是3600/2小時。

除了由於April的加入,因此新增了兩項服務之外。我個人在能量療癒上的收費也將稍作調整。關於能量療癒的部分,收費將由之前的2000/2小時調整為2500/2小時;而身心整合療癒的收費由之前的2500/2小時調整為3000/2小時。而關於身體調理的部分是1200/60分鐘的收費。

預約請來信寄到elgucare@gmail.com,並留下連絡電話,我會在3天內回電確認。如果過了3天仍沒收到我的回電,可能是我的信箱漏信了,請再寄一次。或者也可以撥打0922505795的電話預約,如果我在進行療程中會沒有接聽電話,請留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