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4年5月17日 星期六

小兒生病的經驗分享—玫瑰疹

近一個月的天氣變化很大,有時清晨與中午還有夜晚的問差可以達到十度以上。在溫度這樣劇烈變動下,很多人都有了感冒的症狀,當然也包含了小朋友。每個父母碰到小朋友感冒時通常都會慌了手腳,因為原本活蹦亂跳的小孩,會顯現出哭鬧及沒有食慾甚至精神不佳的症狀。尤其對於還不會講話,或者表達能力不佳的小孩,父母更會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我自己目前也有兩個小孩,大的也不過一歲半而已,而在這一年半中,就我的印象他應該感冒過兩三次,因此我想我應該可以稍微分享一下我對於小孩感冒的處理態度。

印象中老大至今有兩次發高燒的案例,第一次是在他大約七八個月大時,印象中當時的體溫有到39度以上,不過沒有甚麼其他明顯的感冒症狀,因此保母懷疑是嬰幼兒玫瑰疹。在整個生病的過程中,老大的體溫雖然都在38.5度到39.5度之間,但是精神與食慾都算不錯,只是會比較黏人而已,所以我在讓其服用一次西藥的退燒藥之後,就決定不給他服用西藥的退燒藥了。

而為什麼會讓他服用西藥的退燒藥呢?主要是兩個原因。首先是我的太太。因為他從小接受到的資訊就是要盡快退燒,因此會很擔心小朋友發高燒是否會造成不良影響。另一個原因是我的保母。因為目前的保母教育訓練以及證照考試都是以西醫為主要觀念,所以她也會詢問我是否要帶他去看西醫。原本我很堅持不要讓小朋友吃退燒藥,但因為我太太當時強烈堅持要退燒,所以我就先讓步了。

讓小朋友服用了一天的退燒藥後,保母說:燒在服藥後有退下來,但在藥效退了之後就又回復高燒的狀態。其實關於身體對於感冒的生理機轉反映,我在之前就嘗試的跟我太太溝通。他也從原本感冒要看西醫跟吃西藥,慢慢的認同可以用中藥調理。只不過這一次因為是小孩生病,且很多老人家都說發燒過度腦袋會燒壞,因此他又習慣性地回到用西藥退燒的想法。

由於我已經讓小朋友吃了一天的西藥退燒藥,而小朋友發燒的情形仍然反覆不定,因此我決定再跟我太太好好溝通一次。我說:以中醫的觀點(其實目前的西醫也已經慢慢接受這個觀點)來看,發燒是身體的一個自癒反應,由於身體受到寒邪的侵襲,因此必須增加體溫來將寒邪排出體外。只要小朋友的精神與食慾是好的,不管發燒到幾度都不用太擔心。而且目前讓小朋友吃了退燒藥,但發燒的症狀仍然反覆發生著,不就代表這樣的治療只是單純的在抑制症狀而已嗎?

同時我也查詢了西醫關於玫瑰疹的資料給他看,相關資料都提到關於玫瑰疹只能給予症狀治療。換個角度來說就是這些西醫用藥不是在治病,而是讓你感覺不到你在生病而已。至於最後疾病為什麼會好?那是因為病人自己的自癒能力造成的。在看過許多不同西醫師對於玫瑰疹的說明資料後,我太太也願意讓步,同意不讓小朋友吃退燒藥了。

但不吃退燒藥,小朋友的症狀還在啊,總不能甚麼都不做吧?因此他便問我中醫如何去治療這樣的問題。我說:用藥幫助他的身體發燒因為既然身體目前的發燒反應是要排除風寒邪,那我們就必須當身體的後勤部隊,讓身體可以增加體溫,然後藉由流汗的方式來達到排除邪氣的效果。更重要的是,在小朋友流汗的這段期間必須適量的補充水分,並且不可以讓他吹到風。當身體流汗之後,就必須把濕的衣服換掉,也幫他把身體與頭髮擦乾。必須反覆這些動作直到小朋友的燒自行退下來為止。

由於我太太那時懷了第二胎,因此當晚就由我自己用我剛剛描述的方式來照顧老大。當然那個晚上小朋友會不太好睡,因為正氣要把邪氣趕出去就如同打仗一樣,而這個戰場就在小朋友的身體內,那怎麼可能會舒服呢。但我的作法就是,只要小朋友哭鬧,我就餵他喝水。而只要他喝夠了,他就又安靜地睡去。如此一晚下來,我也幫他換了兩次的衣服,但到了早上燒確實就退了下來。
然後白天在保母家量體溫也就沒有再超過38.5度。當天回來我再重複一次昨天的作法,即服用中藥與穿著保暖讓其流汗,並適時的補充水分與換掉濕透了的衣服。隔天早上再起來量體溫,溫度已經在38度以下了。因此發燒的問題就解決了。但對於玫瑰疹,在中醫上還有一個觀察重點,那就是疹子的擴散方向。中醫認為痘疹之類的疾病,如果是先從身體的軀幹部位出現,然後慢慢往四肢末端長,接著軀幹部位的痘疹先消失,再來是四肢末段的痘疹消失,這代表是一個好現象。


但如果痘疹是從四肢末梢往身體軀幹長,或者是四肢末梢的痘疹消失了,而身體軀幹的痘疹不僅沒消失還反而越來越多,就代表是危急的症狀。以中醫的說法這稱為:邪氣攻心。白話的講就是因為身體的正氣不足,連最重要的軀幹部位,尤其是中醫所謂的都被邪氣攻佔了,這當然是危症了。還好我的小朋友是從軀幹部先出現,然後再擴散到四肢,接著痘疹再從軀幹的部位先消失,最後四肢的痘疹也消失。這是我對於自己小朋友發生玫瑰疹症狀時的照顧紀錄,希望能提供新手父母一些參考的地方。

2014年5月9日 星期五

足太陽經筋按摩的個案分享

由於坊間的經絡按摩非常盛行,因此大家對於中醫的經絡按摩應該不算陌生。我在今年的四月與五月也有到台北的肯夢SPA學院,教授中醫經筋的按摩手法與觀念。而在上課的過程中,最重要的當然就是實地的操作練習,而在每一堂課之後,我也會要求學員要注意觀察身體的反應。如此一來他們對於經筋按摩的反應,以及每一條經筋對於身體的影響才能有更佳的覺知。

在上課之前,我稍微詢問了一下他們對於中醫的認知,得到的答案也跟一般大眾差不多,不外乎就是吃中藥調理身體之類的。但看過我其他文章的人都知道,其實中藥的作用也可以跟西醫一樣。說明白一點就是如果該位中醫師以抑制症狀為用藥的出發點,那他所開的中藥會跟西藥沒兩樣。

記得在課程中有一位學員提到他曾去看中醫減肥,一開始的效果確實很明顯,但後來就不怎麼樣了。我聽了之後馬上笑笑地問她:中藥吃起來是不是苦的?吃了之後是不是會拉肚子?他聽了之後表情顯得很驚訝,因為我都猜對了。其實該位中醫師開的只是中藥裡的瀉藥,這種用藥觀念跟西醫是相同的,當然得到的結果也就會差不多了。

由於我知道這類藥物的副作用就是傷胃,以及讓身體的體質變的偏寒,因此我就提醒他要注意自己的消化系統,還有手腳冰冷的問題。這時的他又苦笑地說:確實四肢會很容易冰冷,然後會常有氣不太夠的困擾(這跟中醫的脾胃虛寒有關)。因此千萬不要以偏概全的認為純中藥所以不傷身體這一類的鬼話,因為很多中藥也是可以致命的!更重要的是,如果用錯中藥,把該用補的藥開成瀉的藥,原本即使沒有毒性的藥也是會致命的!

第一堂經筋的課是足太陽經筋,在中醫經絡的觀念裡,足太陽對應的臟腑是中醫的膀胱,其作用會跟身體的水分代謝有關,因此一些利尿的中藥在歸經上會被歸類在膀胱經。當然中醫的經筋所處理的比較像是現代醫學所謂的軟組織,但由於其循行與分布的部位跟膀胱經有相當程度的重疊,因此也會對臟腑產生影響。

在第二次上課時,我詢問了他們在經過足太陽經筋按摩之後,這一個星期有甚麼特別的發現?他們全異口同聲的說頻尿,但很好睡。至於頻尿到甚麼程度呢?有一位學員是這麼形容的,他說:之前從下課到回家大約需要半小時,中間是不需要上廁所的。但上星期在做完足太陽經筋的按摩之後,他是馬上先去上一次廁所,然後離開教室前再上一次,在捷運站又上了一次,最後到家時又上了一次,而且每次的尿量都很多。也許有人會想說這樣還得了,晚上不就不用睡了?但是他們的反應卻都是:當天很早就想睡了,而且睡得很沉很舒服!因此頻尿的問題在睡眠時是沒有發生的。

剛剛提到中醫的膀胱跟水分的代謝有關,但其實水分的代謝不只跟膀胱有關,還跟中醫所謂的正氣有關。一個正氣不足的人是不容易運化身體的水分,這時在他的身上就很容易出現水腫的症狀。而按摩正好提供了一個外力,這個外力如同身體正氣的作用一般,將堵塞在足太陽經筋上的廢物一併排出。而身體排除廢物的方法一般來說有三種,不外乎流汗、小便與大便。剛好膀胱是跟尿液的排除有關,因此就以頻尿的形式出現。而身體之所以會覺得疲倦想睡,那是因為按摩這個外力督促了身體的正氣去清理足太陽經筋,因此身體的正氣難免會有些許的消耗,就會覺得疲倦想睡啦。

如果今天是因為用了中藥後出現頻尿與疲倦想睡的症狀,也許就會讓人擔心是不是中藥的副作用,進而可能就不敢服用中藥。但在課堂中我們只有做按摩而已,而且因為需要教學的關係,每一位被練習的時間絕不超過一小時。由此證明即使在這樣短短的時間裡,只要能完整的全面疏通經筋的循行,也是可以達到顯著的效果,而且完全不用擔心會有藥物方面的副作用喔。

2014年5月1日 星期四

病因的探究2

上述兩種造成膝蓋痛的原因會是大部分人比較能理解的,而最後的一種病因,可能會讓人一時不容易接受了。這一類的病因就是中醫所謂的"內因",即所謂的七情六慾。在西方的按摩學中有提到,人體的每個部分都會累積一些情緒,而這個觀念在中醫裡面也是有的。只是很可惜,就我所知這樣的觀念不被"現代"中醫所接受。因此在中醫古書中只要關於這部分的內容,通常是被拿來當笑話或故事書看看而已,甚至很多中醫師是連看都不看,直接當垃圾丟掉的。

在此我要感謝神讓我有機會接觸這個被遺棄領域,也感謝很多"帶著覺知"的患者因緣際會的來到我的身邊讓我治療。上段提到,人體的每個部分都會跟某些情緒意識有關,而膝蓋通常跟行動力或者承擔有關。這邊我舉一位患者做例子。前一陣子有一位患者過來,主述兩側少腹疼痛。他說這個疼痛大約有一個月了,而這個月有用一台鍛鍊腹部肌肉的儀器(他說電視台廣告就看的到,好像叫"腹健機"吧)。由於昨天突然疼痛加劇,所以就盡快跟我約了時間看診。

我在詢問該儀器的使用方式後,判定應該是運動傷害,並且給予整體性的治療。在治療之後,他立即說原本兩側都會痛,但右側已經不痛了,而左側也減輕了一半以上。我告訴他回去再觀察看看,如果還有不適再過來即可。這邊稍微說明一下,應該有讀者發現:為什麼患者主述少腹痛,我卻做一個全身性的治療呢?這是因為從我開始接觸中醫之後,我發現很多時候患者主述病痛的地方大多不是最原始有問題的地方,因此我會把中醫經絡的觀念放進去,幫患者做一個整體性的治療與評估。

在幫那位患者治療後,我有提到幾個我觀察到的問題,例如右側手腕的部分其實也是有傷的,他馬上說:沒錯,三天前才傷到右手腕而已。另外我有觀察到他的脾胃不好,但那時的他並沒有多說甚麼。而最後我還觀察到他的尾椎有受過傷,他說確實在小時候尾椎有受過兩次傷,只是對於尾椎的治療當下不能接受,因此他也沒多說甚麼。

隔了一個星期他又約了時間過來接受治療,原因是:他覺得身體經過那次治療後變的很舒服,直覺想再治療一次。在這一次的治療過程中,他才慢慢透露他有好長一段胃酸逆流的病史,不過在兩三年前已經接受西醫治好了。我在治療的過程中觀察了他的小腿,發現在跟消化系統有關的經絡上有靜脈曲張的情形,顏色是淡藍色的,因此我跟他說:他的脾胃問題還沒好。他只是靜靜的聽著,看起來略顯疑惑,但沒有多說甚麼。

再過一個星期,他又跟我約了治療時間,這次一來他就開口說:他覺得在治療後有整個心胸喜悅的情形,所以又直覺的要過來接受治療。這一次在治療前我又跟他提了尾骨治療的需要,他才慢慢說出小時候的一段不愉快經驗。一個男性長輩在他面前做了猥褻的行為。由於這個陰影,所以在第一次我建議他做尾骨治療時他沒有接受。但在我這次的說明之後,他就理解了我為什麼要這樣治療,以及整個治療的流程會是到哪個程度。雖然在第一次幫她治療時我也是這麼解釋的,但也許時機未到吧,所以那時的他是連問都沒問就直接跳過尾骨的問題了。

但由於他近兩年來開始進接觸心靈層面的課程,所以多少會注意自己身心的狀況。也因此他才會發現經過我的治療,他的身體是輕鬆愉快的。也因為如此,他才會繼續接下來的治療,而有了尾骨治療的機會。也因為他對我的信任,讓接下來因為內因造成他膝蓋痛的事件得到答案。事件的經過如下所描述。

由於我發現他除了第一次過來所主述的肌肉疼痛問題之外,還有其他的內科問題,因此建議他搭配中藥來調理身體。而那時他的脈象較為虛弱,且那段時間的工作會比較忙碌,因此我決定起先的中藥以補養身體為主。在服用了補養的中藥之後,他跟我說他確實變得比較有精神,在接觸一些需要用腦的課程時,思緒可以一直保持敏銳,不像之前可能只有半天是清醒的。就這樣的補養了幾次之後,我建議他開始清理身體的邪氣。

突然某一天晚上他打電話給我,跟我說:醫師,我左邊的膝關節很痛,是因為中藥造成的嗎?能吃西藥止痛嗎?我在電話中跟她確認整個不舒服的經過與症狀之後,我說:那是身體在清理你身體邪氣所產生的症狀,除非極度不舒服,否則不建議服用止痛藥,但可以減少中藥的劑量。原本他要跟我約隔天看診,但剛好我隔天要上台北教課,只好又延後兩天。等他再次過來看診時,他說他的膝蓋已經不痛了,而且他知道答案是甚麼了!

這時他才跟我說,在他年輕的時候其實左邊的膝蓋曾經嚴重疼痛過,那時因為檢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都是靠吃大量的止痛藥來緩解症狀。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後,膝蓋痛的問題就沒有再發生,他就以為膝蓋自己好了(就中醫的觀點來看,其實是身體沒力氣反應了,因為即使反應了也只是得到止痛藥而已)。但在這次因為調理而再發生膝蓋痛的症狀之後,他花了一些時間(剛好隔天我要上台北,再隔一天他有要事不能來)去內觀為什麼會膝蓋痛。他才突然聯想到,小時候他常看著她母親為了撐起一家的生活而辛苦工作,而他又是家中最大的小孩,因此有把這份承擔默默的印記下來。而過沒多久,他的膝蓋就開始出現莫名的疼痛了。

在中醫的觀念裡腎主骨,主要對應到身體的部位有兩個地方,一個是腰,另一個就是膝蓋。因此當一個人必須承擔著家裡經濟的重擔時,是很容易在腰或者膝蓋的地方出現症狀的。而這個觀念跟西方的按摩學也是相通的。雖然現代西醫不接受這樣的觀念,但如何去解釋在遙遠的古代,距離萬里以上的東方與西方,在身體的情緒地圖上卻有著相同的答案呢?

在這一位患者身上,由於內因的關係,讓他膝蓋周圍的經絡之氣運行的較差。在中醫是動所生病的觀念裡,一個人的症狀一開始是先產生氣病,即氣滯經絡的症狀。接著慢慢會產生血瘀的有形症狀,例如肌肉緊繃或者關節磨損等等症狀。甚至由於該部經絡之氣的運行較差,當他接受到一些外邪時,相對的會更容易產生症狀。而在治療時,如果不消除掉這些內因外因,那症狀當然就沒有機會跟除了!


也因為如此我們必須了解,真正的治療必須先找出疾病的因,如果可以把因移除,身體自己就會有自癒能力的。但如果因一直不除,而只把重點放在抑制症狀,那身體就會一直反覆的遭受到那個因的攻擊,直到身體承受不住而倒下。只有當你找到那個因,那身體才能真正逃離病痛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