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5年4月29日 星期三

完整的療癒只有參與者,沒有旁觀者3

再經過一個星期便是A女士與我約定上亢達里尼靈氣工作坊的時間了。該次的工作坊包含他共有兩位學員,當我先幫另一位學員點化時,我發現A女士又有些情緒起伏並身體也有些活動。等到我幫他點化時,他一直說好亮好刺眼(但當時我只開一盞5W鹽燈的光),當我把手放在他的手上時,他也是一直重複著好亮好亮。等完成點化後他問我,那個白色的光可不可以不要?我回答他:那已經是你的,如果你不要就把它丟掉吧。當時看到他把右手甩一甩(突然想到在前一次的靈氣療癒時,也是在我碰觸他的右手時,他一直喊著好亮好刺眼之類的話,直到我的手離開他的右手)

最後在帶領他們作靈氣基本手位療癒的練習時,他跟我說他覺得他的左手是亮的,是有能量在流動的;但他的右手是沒有光芒,也沒有能量流動的。我問他為什麼呢?他笑笑地跟我說:因為我剛剛跟他說可以丟掉不要啊。我便回答他:那就再拿回去吧。結果他就笑一笑。在接下來的手位療癒上,他的右手又可以有能量流動了。

其實不管是肉身的調理,還是靈氣的療癒,甚至是能量工作坊的部分,在整個過程中我都很少主動談到我看到甚麼,除了不想讓個案產生依賴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並沒有完整的參與個案的生命,所以我不可能清楚的知道個案發生甚麼事,甚至我也沒有必要去參與個案的生命歷程,因為那是個案自己的功課。回到肉身上的病痛也是一樣。例如我可以知道個案的脾胃是因為吃太多生冷的東西而產生症狀,但我不可能知道個案是因為喝了冰飲還是吃了生菜沙拉,又或者是吃了生魚片造成的,這個部分只有讓個案自己去覺知,才有機會從源頭完成療癒。

例如我曾遇過一個個案跟我說他從不喝冰冷的飲料,也不吃生冷的東西,但我一直覺得納悶,因為他身體的症狀就是吃太多生冷飲食造成的啊。後來在因緣際會之下透過他的朋友告訴我才知道,他很喜歡吃生菜,但因為他的家人也都喜歡吃生菜,甚至連西醫都強調吃生菜的好處所以他不認為生菜是生冷的飲食。Bingo,正確答案揭曉啦!

另外也有一個個案很類似,但他不是吃生菜而是吃燙青菜。由於絕大部分的青菜都是寒涼性的食物,因此一般中國式的料理不僅是大火去炒,甚至還會加薑、蔥、辣椒或者大蒜等辛熱佐料下去炒,其主要目的就是要將青菜的寒涼性轉為平或溫的屬性。但燙青菜加熱的時間通常不夠,因為燙太久就會失去青菜清脆的口感,加上燙青菜也不太會加薑、蔥、蒜等調味料,所以青菜的寒涼性多半仍然存在。如此經年累月的食用對身體也是會造成類似喝冰飲的作用。

回到孫思邈的那段話,也回到扁鵲的六不治,再回到我自己的臨床經驗,我發現只有當患者願意為他自己的症狀負責時,他的疾病才能真正的得到療癒,而且是超乎醫學文獻所預期的。但當患者根本不願真正去面對自己的症狀時,即使他的症狀是文獻中極為容易治療的,他還是好不了!我自己就遇到過太多這樣的例子了。從前當我療癒到個案以超乎文獻所預期的速度恢復時,我還以為是我自己的醫術高超;而遇到個案恢復的速度不僅牛步甚至還更加嚴重時,我還以為那只是特例。

但當我這幾年靜下心來,並將他們的意識層面考量進來之後發現,醫師的醫術只佔了個案療癒中的一半,另一半是個案他自己要負責的!而印度三脈七輪所提的觀念,或中醫五臟七情的觀念是互相吻合的,也跟我的臨床經驗是吻合的。因此如果個案在面對他自己身心的功課只想以一個旁觀者的立場,去看醫家發揮神奇的醫術將他的問題解決,那我決不會是那個個案的答案。因為,自己的飯要自己吃!


2015年4月27日 星期一

完整的療癒只有參與者,沒有旁觀者2

在分享完上一個反面的例子之後,我也有一個正面的例子可以分享。A女士一開始是帶他的母親過來治療背部的疼痛症狀,他並沒有想到要治療他自己的問題。不過在看過我幫他母親調理的過程,以及他母親在調理之後的反應,他便問我是否有空可以幫她調理一下長期困擾他肩膀僵硬的問題。正好我接下來沒有約其他患者,便答應幫她調理。這邊似乎再次應證上天會主動安排合適的療癒發生。

接下來神奇的事發生了!因為在幫他問診的時候我發現他有類似中醫肝木剋脾土的問題,但他卻說沒有任何腸胃上的不舒服。不過在接下來我幫他調理時,他慢慢地出現一個症狀打嗝。這個症狀從輕微且久久一次,到越來越頻繁且越來越顯著,直到我把他身上主要的氣脈都疏通且請他坐起來之後,他突然哭了出來,並且一直說他想要吐。我便說那就吐吧,但個案只是一直乾嘔而已。當下我的直覺是他中邪了,因此我問個案的母親,個案之前有去過甚麼奇怪的地方嗎?但個案的母親也不知道。

由於個案一直哭個不停,並反覆出現乾嘔的症狀,我便請他躺下,並在他的身上傳遞靈氣的能量。當我把手放在他的太陽神經叢(胃的位置)時,他說他發現肚子裡有一個黑色的東西,然後我看他的動作似乎很想下那個東西,沒錯就是女生生產的樣子。由於個案的母親曾經到印度跟修行者修行過一陣子,因此便想過來碰觸該個案的手,但只要個案的母親一碰觸到個案,個案就會大叫,並要他的母親離開。

過了大約十分鐘,這中間個案只是閉著眼睛一直哭,而他的母親碰了他兩次,他都大叫著離開、不要碰我,因此我當時認為可能是個案與他母親間在過往有甚麼事件的發生,導致當下無法得到適當的療癒,我便請個案打開眼睛,然後個案就不再哭泣了。隨後個案提到他年輕時與惟覺老和尚的奇遇(那是大約二十年前的事),以及他曾到老和尚的靈泉寺待過一陣子的事情。老和尚當初希望個案能跟隨他,但由於個案當時已經有男朋友,並且有想出國繼續深造的計畫,所以就離開靈泉寺出國了(其他的神奇經歷就省略了)

我便跟個案說,在療癒當下他的反應很像中邪,但根據他的描述應該不是甚麼邪靈才對,如果他願意可以做一次完整的靈氣療癒看看,而關於亢達里尼靈氣的工作坊應該也是適合他的。當下他就說他願意,並跟我先約了靈氣治療的時間,也跟我預約了亢達里尼靈氣工作坊的時間。一個星期後便是靈氣療癒的時間。

在幫他作靈氣療癒時,他的症狀又出現了,一直的哭泣,並說著一長串我聽不懂的話(後來在療癒結束後經過他的翻譯,那些話的意思是:我不屬於這裡,我想要回去。)。當我把手放到他的太陽神經叢位置時,他又說他看到那個黑色的東西了,我便將手持續的放在那個位置。過了一會他便一直說:我知道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然後他跟我說那個黑色的東西不見了。但我當下還是繼續的把手放在他的太陽神經叢,過了一會他說,有一個白色的光在他的肚子裡好亮好亮,他說那個白色的光是我放進去的(但我當下並沒有任何放置光的意圖,就只是讓靈氣的能量進入而已)。慢慢的他不再哭泣了,而我也把所有的手位都做完療癒並結束該靈氣療癒。


結束療癒後我問他:那個黑色的東西是甚麼?他才說她之前曾經墮胎過一次。他之所以會墮胎是因為胎兒被診斷出有基因上的缺陷,因此他忍痛決定引產,而在引產後因為他很傷心所以沒有看那個胎兒最後一面,而他知道那個黑色的東西就是那個胎兒。然後我又問他,那白色的光是甚麼?他只是笑笑地把右手食指放到嘴巴前面。但過了一會他問我說需不需要跟我說那白光是甚麼呢?我回答他:如果你當下的直覺是不能說,不是經過大腦反覆思考的話,那就不需要說,也許過個幾天、幾月或者幾年你覺得應該要告訴我時,再告訴我即可。然後便再次確認亢達里尼靈氣工作坊的時間,並結束該次的療癒。

2015年4月21日 星期二

完整的療癒只有參與者,沒有旁觀者1

大醫孫思邈曾說過一句話:愚者讀方三年,便謂天下無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無方可用。扁鵲也曾提出六不治的觀念,在我上一篇的文章中也有對此稍作一些經驗上的分享。就我短暫的臨床經驗裡也確實發現,一個患者能不能得到完整的療癒,最重要的其實是患者自己本身。這樣的經歷其實從我開始從事臨床就不曾間斷過,只是在接觸靈性療癒之前,我都沒有認真思考過這樣的問題。

隨著三年前回到員林,在比較沒有經濟壓力的情況之下,我對自己的療癒做了一些設定。這個設定如同我對開設能量工作坊的設定一樣,一切以被療癒者的自由意志與最好的福祉為方向,當療癒或工作坊適合被療癒者時,雙方就可以約定出適當的療癒時間。而隨著慢慢的觀察發現,如果該時間點並不是該療癒者最好的療癒時機,則在該時間點之前被療癒者就會有一些突發的狀況,而無法準時赴約原先預約好的時間。

通常在原先互相約定時間時,我大概就可以從電話或者書信中隱約知道那個時間點適不適合被療癒者了。但由於那牽涉到被療癒者是否願意真正去面對己身的問題,因此我並不會主動在當下說那個時間點並不適合,而就是讓該事件發生,讓被療癒者有機會對自己保持著覺知。我知道對某些人來說,這樣的描述太過玄奇了,因此我這邊可以分享兩個例子來說明。

第一個是還沒有準備好的例子。甲女士因為工作與家庭的問題,大約三年前開始接觸心靈方面的療癒,後來透過他身邊親人的介紹先過來我這邊做身體上的調理。曾過來接受療癒的個案都知道,我在幫每位個案療癒前,都會先花一短時間去詢問個案的問題,例如哪邊不舒服?甚麼時候開始的?有做過哪些檢查或者治療?知不知道是甚麼原因造成不舒服的?等等。其實這些問診也沒甚麼特別,就是當初在醫學院時所教導的病歷紀錄而已。但我發現甲女士卻不是對每件事都能詳細回答!

經過幾次身體上的療癒後,偶然間他知道我也有提供能量上的療癒,因此他就詢問我關於靈氣方面的治療內容,並接受了兩次的靈氣療癒。在幫他做靈氣的療癒時,我發現在其第三眼與喉輪的部分有相當多的沉重能量堆積,因此療癒時可以觸動他作一些能量的釋放,原以為問題是第三眼的看不見真相,與喉輪的無法正確吸收外界訊息及正確表達自我,但當我療癒到他的臍輪跟海底輪時才發現那才是他真正問題的根源。

海底輪的元素是土元素,主要的課題是關於生存的安全感與保障;而臍輪的元素是水元素,主要的課題是情感上面的流動,尤其是跟自己周遭的家人或者關係較為親密的朋友,而那也正好是他在工作與家庭上的主要問題。在兩次的靈氣療癒後,我都有跟他提到我在這幾個脈輪上的看見,但是他在回答相關的問題時常常會出現顧左右而言他的情形,甚至會一直強調我知道答案了、我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了…”,只是當我在其他相關連結的問題上提出另一個問題時,他卻又顯露出不願正面回答問題與一直逃避的情形。

從這樣的談話我便知道他還沒有真正準備好去面對他自己的課題,雖然我在幫他做靈氣療癒時有從他身上看到一些東西,但我並不會主動去說。主要是要避免他對我產生依賴,畢竟那是他的功課。就像學生如果不想自己去寫回家作業,每次都等待著老師的講解,那他就不可能真正學會該門學問。更麻煩的是,他在之前所接觸過的心靈療癒是關於前世溝通的部分。我並不是否定前世溝通的效果,但當個案一直顯露出我今生會這樣就是因為某一世做了甚麼事這種似乎有了答案,卻又無法解決問題的情形,那更會是他不願去面對真實的自己所呈現出來的樣貌。


如同一個人因為昨天少穿了衣服而感冒,結果當他面對今天的發燒、咳嗽等症狀時卻仍然沒多加衣服,甚至對於發燒與咳嗽的症狀也沒有正確的服藥以療癒,只是一直反覆說著:我知道我為什麼會感冒了。我知道我今天之所以會感冒,是因為昨天少穿衣服了。他說的完全正確,但有任何作用嗎?如果一個人不願保持覺知的去面對自己真正的問題,那他最好不要有太多的知識,因為他的大腦將會拿著這些知識以進一步的欺騙他自己。

2015年4月15日 星期三

扁鵲六不治

生老病死是每個人必經的道路,因此在療癒的道路上如果只想擁有,卻不能接受老病與死,這是荒謬的。例如扁鵲是中國古代的名醫,古書記載他對虢國公子有起死回生的醫術能力。但即使是扁鵲這麼厲害的醫家,也不是所有的疾病都能治癒的。因此他有整理出六種不治之症:「驕恣不論於理,一不治也;輕身重財,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適,三不治也;陰陽並,臟氣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藥,五不治也;信巫不信醫,六不治也」。

相信大家對於這六種不治之症大多都可以理解與認同,除了第三點之外,而這也是我在臨床上最常遇到的問題。扁鵲所提的第三種不治之症,其實指的就是飲食起居不能適當這件事。而什麼是飲食起居不能適當呢?簡單舉幾個例子,如:天氣寒冷的時候只穿輕薄的衣服、吃過量生冷的食物(例如生菜、冰飲等等)、熬夜、夏天躲在冷氣房等等。這些很可能都是現代人習以為常的事情,但卻是連扁鵲這樣的神醫都自認無法治癒的!

也許有人會問:真有這麼誇張嗎?不就只是敖個夜、吹個冷氣、喝些冰飲而已?確實,飲食作息的不適當並不會像從101上跳下來那樣有立即的生命危險,但飲食作息的不適當卻很像長期抽菸或嚼檳榔一樣的對身體產生傷害。簡單來說,扁鵲很明確的指出一個重點,那就是患者如果自己不願將病因排除,不管遇到在怎麼樣厲害的醫師也不可能治癒他的疾病。

而這一個重點不僅在中醫內科上成立,在中醫的傷科上一樣成立。所謂中醫的傷科主要指的就是一些運動傷害或者職業傷害等等。最主要造成受傷的部位是身體的肌肉、韌帶與關節,而最常讓一般人感受到的症狀就是酸痛不適。這些問題並不會立即致命,但如果長期反覆發作也是會讓人深感困擾的。為什麼這些看起來不甚嚴重,甚至去做做SPA或者按摩就會緩解的痠痛,卻不能輕易的根治呢?重點當然還是要回到飲食作息上來思考。

以肌肉拉傷或者韌帶扭傷為例,在許多的研究報告中指出,這些傷只要好好的固定與休息大約三至四個星期,身體就可以自行修復了。既然身體自行就可以修復,那為什麼到醫院復健,中醫推拿了老半天卻還是一樣痠痛呢?最主要的原因除了老化的問題之外,就是患者本身並沒有好好將當初造成傷害的因子消除。

例如當初因為打球造成腳踝扭傷,原本只要做好復位與固定並且好好休息三至四個星期就會好,但他可能因為想要運動,所以沒有好好休息。而原本身體關節的組織有許多的感覺接受器可以去偵測外界的環境然後作適度的反射反應,但因為該關節受傷了,所以這些接受器也受傷了,導致對外界的偵測與反應變慢,如此一來就更容易造成該關節的微受傷。這些微受傷指的可以是原本沒有受傷的組織產生受損,也可以指剛修復的組織又再次的受傷。如此反覆下來當然就會造成該關節的軟組織產生沾黏,進而演變成怎樣都治不好的痼疾了!

而在飲食與保暖上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許多的研究報告指出,身體自我修復的進行是靠身體的循環系統將養分帶到受傷組織,將廢物帶離受傷組織而完成的。因此只要循環的速度加快,就可以加速受傷組織的修復,因此才會有熱敷或者藥洗或泡熱水之類的治療方式。此時如果患者在冬天不懂將患處做好保暖,甚至還飲食寒涼性食物或者飲料;或夏天在冷氣房,還開著電風扇對患處猛吹,並且配上冰飲,當然會降低身體的循環速率,進而導致身體的修復變慢囉。

不只是腳踝扭傷的例子,其他像是久坐在辦公室造成的肩背僵硬痠痛,也是如此。甚至如果再考量上中醫經絡運行的時間,那熬夜也是造成肩頸僵硬痠痛的主要因素之一喔。對於這一類不願暫時改變生活作息的患者,在我的經驗上還真的是很難治癒啊!因為療癒是醫者與患者兩方面所共同完成的,因此在療癒的工作上是必須釐清治療師與患者之間的責任區分的。


我常常在想,扁鵲提到的這六不治,到底指的真是六種不治之症?還是六種他不願意去治療的病人呢?而我相信如果是扁鵲不願意去治療的患者,不也代表扁鵲認為這樣的患者即使治療了也不會痊癒,頂多只是暫時性的症狀減除,最後還是會因這樣的疾病而死亡,不就也是另一種的不治之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