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7年5月9日 星期二

從依賴到不依賴

在我以前的文章中很少去分享個案的經驗,因為我不喜歡給個案暗示甚麼,我比較希望讓個案自己去覺察,然後再主動跟我分享。我也不喜歡讓個案依賴上我,我不想當神醫,那樣沒有意義。因為如此一來我還是握著原本應該屬於個案自己掌握的鑰匙,那不是我藍圖中的療癒模式。但是最近聽了一個跟隨我很久的個案的想法後,我覺得他說的也很有道理,因此想聽他的建議嘗試改變看看。

他是一位很特別的個案,原本也只是因為聽了別人的推薦,過來治療肌肉拉傷的問題而已。當時我也只是叮嚀他,唯有移除致病的原因,不然身上的傷是不會好的。結果後來他就定期的來找我調理身體,然後在調理身體的過程中,會問我一些關於養身的問題。而我針對他身體的狀況及他所提問的問題所做的回答,他在回去後也都會認真的去經驗並回饋給我。

例如他從小學開始就有痛風的問題,而痛的位置是在膝蓋脾胃經的地方。我就告訴他要盡量避免吃一些傷胃的食物,例如生冷的、油膩的、醃製的還有麵食等等,他都說這些他都很注意,而且他的主食就是米飯,即使是早餐也會吃飯。當我還在思考還有甚麼禁忌時,他突然跟我說他很喜歡吃豆腐,而且因為小時候家裡就是做豆腐豆漿的,所以每天都會喝上一大碗的豆漿,吃上一大盤的豆腐還有豆花之類的。我就告訴他在中醫的觀念裡,豆類的食物是會讓脾胃脹氣。他就說難怪他常常脹氣,而且也不能吃糯米類的食物。之後他就聽我的建議減少吃豆類製品,並且依建議調理他脾胃的問題。

隨著調理的進行,他也都會如實的反問我一些身體上的反應,以及該如何處理與面對。更重要的是他都會遵循我的建議,保持絕對的覺察,而他身體所產生的反應也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加上我提供的建議也都幫助他度過關卡。因此慢慢的他就跟我閒聊到他有在接觸與學習身心靈的東西,然後我就會跟他分享我的認知,再經過一陣子他就開始詢問我有開甚麼身心靈的課程,接著就上了我的亢達里尼工作坊了。而慢慢的,他開始分享他為何想接觸身心靈課程的原因,起先主要是要斷除他購買衣服的願望。因為他常常會因為買衣服而造成在使用金錢上感覺到壓力。

他最近跟我說,以前當他跟我抱怨他的問題時,我都只是靜靜地聽著,偶爾提出一些問題問他,接著就是要他保持覺察而已,那時的他還覺得我有點冷漠,怎麼不像其他的身心靈工作坊,會用一些跟前世溝通的方法來告訴他原因,或用一些呼吸與跳舞的方法來排除脈輪上的阻礙。不過慢慢的他才領悟到,原來前世只是個幌子,如果前世做了甚麼這輩子就必定如何的話,那生活還有甚麼意義?不就早已經被靈魂的第一世給綁住了?而呼吸與跳舞也只不過是一直在將累積的果給找尋方式釋放出去而已,原因還是存在著。唯有我的陪伴與傾聽,適時的提問問題的關鍵點,然後給他足夠的時間與空間去體會與覺察,他才慢慢地走出那個過往的習性。

我不否認過往習性的牽絆,不管是前世或者是今生的習性,確實都有可能影響著未來的生活。但如果只是把問題丟給前世就結束了,那並不能解決問題,因為前世已經存在(如果他們連結的真的是他的前世),如同我藉由前世溝通知道今天沒錢是因為我昨天把錢花完,那今天的我一樣是沒錢啊,有意義嗎?而我今天沒錢了我很沮喪,藉由呼吸與跳舞把沮喪的心情排除了,我隔天還是沒錢不是嗎?那我不就繼續沮喪呢?而個案原本尋求的模式就是如此,把今天沒錢的問題丟給昨天,然後呼吸跳舞,過了一天後發現還是沒錢,再把問題丟給昨天跟前天,然後繼續呼吸跳舞,如此的循環對改善個案有甚麼幫助呢?正確的方式不是應該靜下心來覺察為何昨天會把錢花完,然後今天要如何去賺錢,並且不要再因為相同的原因把錢花完嗎?

他覺得我的陪伴就是做到了這一點,甚至接下來在處理他跟他弟弟、妹妹的家庭問題時,我也都是很客觀冷靜的陪伴他,適時的提問關鍵問題,然後給他時間與空間去做跟經驗。一開始他也曾嘗試再用溝通前世的方式處理或用呼吸跳舞的方式處理,甚至再引入另一個大師的談話方式(不過這位大師的談話很主觀,會把自己的主觀意識強加在個案身上),但問題依然沒有解決,反而越來越糾纏不清。直到他願意接受我的建議,真正的去面對問題,並將每個人的責任義務劃分清楚,然後給彼此都有適當的時間與空間去消化情緒,這個問題才算慢慢被解開來了。

他常建議我要行銷自己,但那不是我的風格,畢竟鑰匙原本就應該在個案自己的身上,而我也已經有告訴大家我有某些能力可以處理某些事情了,那要不要相信我就不關我的事了。如同他會把我的名片給那些有需要的朋友,這樣就夠了,至於他的那些朋友要不要來找我已經不是他的責任或義務了。不過他還是一直建議我要走出去,要大家看見我,而且希望我一開始能讓有需要的人先依賴上我,然後再讓他慢慢拿回自己的鑰匙,畢竟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習慣依賴了,如同他也是如此。他也是先依賴了我好一陣子,才慢慢體會我原本說的不依賴是甚麼,然後慢慢的拿回屬於他自己的鑰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