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經驗中的靈性煉金術1

看著很多身心靈的課程打著財富自由藉由某種能量的提升來賺取財富”…等等吸引學生的參加,但是深入去觀察課程裡的學員,有多少比例真的獲得了他們所強調的財富自由呢?更可惜的是,很多人不僅沒有因為上了課賺到錢,還負債了!你沒看錯,因為有些課程強調要能先勇敢負債,所以要你交很貴很貴的學費。由此來看整個課程,從帶領者的起心動念到參加者的起心動念都是有問題的。如果外在是由一個人的內在創化出來的,那當起心動念出了問題,其所創化出來的外境又怎麼可能是沒問題的呢?

會有這麼深的一個感觸是因為一位個案的分享。Z個案當初來找我是因為運動傷害,後來我也忘記他為什麼會一直過來找我幫他調理身體了。這位個案喜歡問我問題,而我也會針對他的問題提供我的看法與建議。他後來提到會對我好奇是因為我跟他說過的一句話「醫師只是輔助者,個案自己能否真正痊癒的鑰匙在個案自己的身上」。他當時覺得很奇怪,怎麼會有病人的醫師呢?怎麼會有一直說自己一點都不厲害的醫師呢?但事實上就是如此啊。病人之所以會感冒是病人自己沒有穿保暖,難道是醫師害他感冒的?病人之所以會腰酸背痛,也是因為他自己沒有注意姿勢或長期過度使用所造成的,難道是醫師故意讓他腰酸背痛的?我還一直跟他強調「中醫是一門養生的學問,必須是普羅大眾都應該懂的常識,不能只是某些人才可以懂得學問。」

雖然我對每一位個案都會這樣傳遞我的想法,但是太多個案根本聽不進去。大部分個案想找的是神醫,一個可以無條件繼續讓個案揮霍身體的神醫!你再次沒看錯!因為個案不想覺察自己的飲食作息,不想改變造成自己生病的原因,只想要醫師盡快將自己身上的不舒服消除。因此當一個醫師可以讓個案在不需要移除造成生病原因的前題下,就可以迅速地幫個案去除掉身上的不舒服,那當然就會被個案奉為神醫了。只是問題來了,因為個案還是在用同一個傷害身體的方式生活著,而身體的警訊卻被神醫給抹除了,那這位個案的身體是真的沒事了嗎?天底下真有這麼好的事?可以要馬兒好又可以要馬兒不吃草?

因此我從一開始就明確的告訴每一個個案,能真正療癒自己的唯有自己的覺察。我頂多只能從旁協助,但是絕對無法完全接管。Z個案不僅在我這邊調理身體,後來在因緣際會下也接受了我在心靈層面的帶領。當然他自己在此之前也開始接觸了一些身心靈的工作坊,而且都是非常有名氣的工作坊。不過因為他有聽進去我的建議帶著覺察,因此他發覺到有些事情怪怪的。首先是G機構。G機構的帶領者一直在開發著各式各樣的課程,並告訴著他底下的治療師,只要學了這些技術就可以賺多少多少的錢,然後每一項課程的學費都不便宜。可是Z個案卻覺察到,這些錢都進入了帶領者的口袋,那些治療師們根本沒有得到所謂的財務自由。因為帶領者規定,每個治療師在進行療癒之後的收費都必須回饋固定比例給帶領者!這給我的感覺就像直銷以另一種形式在進行著,帶領者根本不用工作就會有收入了。Z個案由於自己有自己的工作,且上身心靈課程的目的也只是想療癒自己,根本不想成為一個治療師。所以在他跟我說了他所觀察的這些事情之後,他自己選擇漸漸地離開這個機構。而我也在心裡默默的恭喜他,因為這樣他才能真正的得到財富自由。

再來是關於另一個W帶領者。我的Z個案在W帶領者那邊藉由舞蹈與呼吸釋放了許多的負面情緒,當然藉由之前G機構的技巧,他也確實在心靈層面有所提升。但是同樣的問題還是出現了,為什麼跟隨著W帶領者的人並沒有得到財富自由?甚至由於W帶領者有醫師的身分,所以也開了許多養身的工作坊,可是他跟他的大弟子狀況看起來卻是不優的?如果帶領者自己都沒有辦法照顧好自己,那他傳遞出來的資訊會是對的嗎?Z個案把他的困擾問了我,而我告訴他,因為W帶領者跟他的大弟子都沒有把覺察帶回自己的內在,而且在施行療癒的工作坊時,也沒有注意到空間能量的淨化。試想,這些過來接受療癒的人,在進行一個有強大療癒力的治療後,難道不會將負面的能量釋放到空間中嗎況且因為W帶領者的名氣不小,所以每次在那個空間裡被療癒的人不僅僅只是個位數的被療癒者,而是十幾個甚至三十幾個個案。隨著療癒的進行,他們都把垃圾丟到空間中了,但是空間中的垃圾並沒有被清理,而且這些人(包含W帶領者跟他的大弟子)還一直在這個空間裡打滾,這樣不就只是把這些垃圾重新分配而已嗎?原本垃圾比較多的減少了,當然就覺得自己得到療癒了。而帶領者跟他的大弟子原先是沒有帶垃圾的,但後來卻帶了其他人的垃圾在自己身上。這樣的工作坊一次兩次的進行之後,W帶領者跟他的大弟子能不出問題嗎?

除了G機構我有建議他不要參加之外(因為我就是覺得那是個變了形式的直銷),在W帶領者那邊我只是要他注意自身能量場的淨化,並沒有禁止他去參加,所以他仍持續地參加W帶領者的工作坊,畢竟他覺得那個療癒確實不錯啊。直到他參加了某一場W帶領者在香港的工作坊。在香港的那場工作坊之後,他覺得身體渾身不對勁,回來就來找我做身心整合的療癒。而我在幫他做完身心整合療癒之後,便問她到底發生甚麼事了(我原先不知道他去參加香港的工作坊),他才說他去參加了工作坊,一個有三十多個癌症個案的工作坊!我會那麼問是因為他的能量場非常地糟,而且他自己也覺察到他的睡眠變得很差(他原本可以一躺下就靜心睡著,且一覺到天亮的),另外身體也一直提不起勁。然後不只我跟他這麼說,因為他隔天有去參加另一個H帶領者的工作坊,那個H帶領者一看到他就說:你是跌進臭水溝了嗎?怎麼能量那麼糟糕?然後點了沉香的線香要幫他淨化,卻是一要淨化就熄滅,如此反覆三次才完成淨化。從這個事件之後,Z個案更是深深覺得能量場淨化的必要,也深深體會到能量場確實會影響到肉身。

那也許有人會問:所以靈性煉金術都是騙人的了?就我個人的觀點,我會希望提問者先去確認清楚自己的起心動念是甚麼,不然所有外界的回答都無法正面回應到他真正的內在問題。但我可以用Z個案的分享,在下一篇文章中做一些說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