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淨化蠟燭的案例分享

前天幫個案C做身心整合的療癒,在療癒的過程中我不時的打嗝,而他也莫名的咳嗽,然後我覺察在那個空間中的淨化蠟燭火苗非常的小(我在進行療癒前就會點燃淨化蠟燭,並維持整個療癒的進行,直到個案離開之後,當然在療癒的前後也都會使用空間淨化噴霧),上面被很沉重的負面能量壓著。我知道那是個案經由療癒所釋放出來的負面能量造成的。而當我結束身心整合的療癒之後,個案起來一看到那個蠟燭快熄滅的樣子就知道狀況不對勁了(因為他也持續使用淨化蠟燭好一段時間了),因此他就跟我買了兩個中型的淨化蠟燭回去。

今天個案C再過來就跟我分享了這兩天觀察到的事件。他那天回家就立刻點燃新買的兩顆淨化蠟燭,一顆放在他平時常在的位置,另一顆放在他先生的書房,然後忙到睡覺前因為蠟燭還沒燒完,且發現蠟燭盒底出現混濁的情形,所以就沒有吹熄蠟燭,而是讓蠟燭自己燒完。隔天早上起來後發現,在他先生書房的那個蠟燭底座非常的混濁,而他自己的也比平常來的混濁許多。果不其然,他的先生就過來跟他說:這個星期六公司有很重要的活動,希望他能全程參加,要他放棄星期五跟星期六早上在高雄的身心靈工作坊。他回覆他的先生說:他星期六大約下午三點就可以回到公司看看活動的狀況了,希望下高雄的行程能不改變。結果他的先生就勃然大怒的說:你下去就不用回來了。個案聽到並沒有答話,而是自己靜靜的到樓下走路靜心。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之後,個案結束走路靜心的活動回到家裡,而他的先生也正好吃完早餐,準備要穿鞋出門去上班。個案C就平靜的跟她的先生說:關於公司募才的工作他準備放給下面的主管去進行,他只想好好當他先生的太太跟小孩的母親即可。(年輕時他們一同努力經營這間公司,後來個案負責招募人才,而她先生負責公司的運行。)由於募才是他們公司每年最重要的事情,到目前都沒有其他主管可以勝任,而她的先生對這個部分也束手無策。因此當C的先生聽到C這麼說時,竟然是用非常柔和的語氣跟C說:沒關係,你想參加那個工作坊就去吧,不用急著趕回來。個案C就再一次的用平靜的語氣說:沒關係,我可以坐星期五的大夜班高鐵回來,星期六一早就參加公司的活動。也可以星期六下午三點到公司參加活動。他的先生一樣微笑著用柔和的語氣說:沒關係,不急不急,沒參加也沒關係。而這個原本應該非常激烈的爭執,就這樣安然的結束了。

個案C說,在他年輕時他常常為了公司的順利進行,即使心裡不願意也都不會違抗他先生的意思。尤其像上面所描述的那個事件,他先生是不可能那麼快就轉變心意與態度的。因此他非常感謝我在前一天幫他用身心整合的方式做療癒,而他自己也看到了療癒當下那個空間裡淨化蠟燭的現象,並且保持了高度的覺察。他也感謝了我做的淨化蠟燭,讓他回去可以先清理一下自己與她先生的空間。講到這邊,他自己又主動補充了一件事。他說:他想到在他回去後即使點了蠟燭,那個蠟燭火苗一樣非常的小,尤其是在他先生空間的那個蠟燭,所以他有使用了空間淨化噴霧幫忙蠟燭淨化那個空間的能量,而就在噴了噴霧之後,蠟燭的火苗就慢慢的變大起來了!

聽完他的分享,我很開心的跟他說:這主要還是你自己保持在覺察的狀態,我的療癒跟我的蠟燭都只能是輔助的角色。如果個案在進行療癒之後就覺得一切都沒事了,並沒有觀察到空間中的那個蠟燭火苗是有問題的,又或者他即使觀察到了,但沒有買兩個淨化蠟燭回去,又或者他即使買回去了卻沒有點,那我的療癒對他的幫助仍然不大。因此最難能可貴的不僅是他買回去並點了蠟燭,而是他還覺察著蠟燭的狀態,在火苗小時給予淨化噴霧的輔助,在發現蠟燭底座出現雜質時沒有吹熄蠟燭,而是讓蠟燭直接燒到完(有時空間能量太沉重,蠟燭會還沒燒完就自己熄滅,然後不管再怎麼點都點不起來了,這是因為裡面用來淨化空間的能量已經使用完了),最後還去觀察蠟燭燒完的情形,並在發現蠟燭底座混濁時保持高度的覺察,不是正面的跟先生發生衝突,也不是壓抑自己的內在去迎合他的先生,而是先讓自己靜心,讓自己去覺察自己真正需要的是甚麼,以及該如何適當的表達。

上述的這些真的都不是我應該幫個案完成的,因為那些都是個案自己的功課。如果個案他能保持覺察的完成功課,那他就離自己的內在更進一步,也就越不需要依賴我一步了。但如果是由我來指導個案應該如何處理這件事,那個案就還拿不回自己的鑰匙,他將永遠需要依賴我,這跟我內心認知的療癒是不吻合的。當然我的蠟燭跟我的淨化噴霧也只是個案在找回自己內在鑰匙旅程中的輔助工具而已,最終個案也將不再需要依賴這些蠟燭與工具,不過如果他仍想要使用這些工具也是沒問題的。例如對於一個不會游泳的人,船會是他渡河的工具,但是等他渡過了河,他也就不再需要依賴船了,直到下次他再遇到河之前。而當他學會游泳之後,當然他可以選擇不依賴船,但他還是可以善用船來幫助他舒服輕鬆的渡河啊。誰規定會游泳的人就一定只能自己累得半死的游泳渡河呢?

除了這個分享之外,個案C還說,最近他有一個親戚要準備國家考試,因此他在一個星期前就送他幾個小的淨化蠟燭,但因為最近工作忙的關係,就還沒有跟他的親戚說要怎麼使用。結果就在昨天他想起來要教他的親戚怎麼使用蠟燭時,他的親戚卻回饋他說:好奇怪喔,為什麼點著蠟燭看書時,心會特別的平靜,感覺特別容易理解書中所說的東西呢?而這又再一次的讓個案自己去體驗了空間能量對於肉身的影響了。而且這些經驗分享都是個案自己去覺察到的,孰知我個性的人都知道,我是不會去暗示或提醒有甚麼影響的,頂多只是要個案再觀察看看而已。也因此常有個案說我就只會講:「再看看囉。」

回到個案C今天的狀況,我一樣幫他做了身心整合的療癒,我的打嗝變少了(因為我觀察到他還有其他的事件要處理),不過個案沒有再咳嗽(喉輪跟溝通有關),而空間的淨化蠟燭也燒的不錯,這表示他要處理的事件還沒醞釀好,也就是時機未到。果不其然,結束療癒後個案自己就說他心裡出現一個訊息,他需要跟他的一個好朋友談一件陳年舊事,不過要等他忙完最近的事情,甚至等月底出國回來後再處理(我結束療癒後甚麼話都沒有說)。這跟我的觀察不謀而合,但我依然沒有說話,就只是笑笑的聽著,接下來就等他下次過來接受身心整合的療癒,然後再看看他的身體要傳遞甚麼樣的訊息,以及他自己又覺察到甚麼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