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0年2月11日 星期四

中醫與思維場療法的實例

在“思維場療法的啟發”等文章中,我常說中醫原則上,對於一些精神方面的困擾或者疾病,
應該要有足夠的能力去改善。但是在現實的環境中,卻好像很少聽到這方面的文獻。
去年剛好一位患者介紹給我ㄧ本有關思維場療法的書,讓我有機會去研究中醫經絡在精神疾病方面的療效。
我前後大約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將書看完,並做了一些整理,
但是因為對於思維場療法仍有很多的疑問,所以就沒有直接應用在患者身上。
不過在前兩個星期,正好我的一位患者羅先生,因為有酗酒方面的困擾,
所以我就想利用中醫的觀念,搭配思維場的一些穴點,看看是否對他能有些幫助。

羅先生有酗酒的困擾已經很久了。據他的描述,他喝酒已經超過20年了,
後來因為喝酒對身體的影響,加上其他的因素,因此下定決心戒酒。
基本上他應該也算戒酒成功了,但是卻也不算成功。
就像最近一次,他的小孩從金門帶了一瓶高粱酒回來,
跟羅先生說睡前喝一小杯,感覺挺舒服的,羅先生聽了之後也想試試看。

第一天喝完後,真的覺得很舒服,然後就去休息。
第二天也在喝完一小杯之後,覺得很舒服的去休息了。
但是到了第三天,他喝完一小杯後,覺得那舒服的感覺沒有出現,
而且還有一點意猶未盡的感覺,所以就再喝一小杯。
喝完之後,感覺還是不滿意,所以就再喝一杯,最後就直接拿著酒瓶喝酒。
喝完一瓶覺得不滿意,便直接去超商買酒,甚至找朋友對飲。
在接下來的一個星期便是一直在喝酒,只要沒有喝酒就會覺的胸口很難過。

據羅先生說,他的這個情況也曾找過精神科醫師治療過。
那醫師開給他的藥,是讓患者在喝到含有酒精的飲料時會反胃,因此患者就會不想喝酒。
但是他覺得等藥效退了,他還是想喝酒。
甚至因為在吃那種藥的時候,還需要搭配鎮靜劑,讓他覺得頭腦一直是昏昏沉沉的感覺,
很像一個傻瓜,所以他後來就沒有再接受這樣的治療。
但是有關間歇性酒癮的問題,還是一直困擾著他。大約每一個月都會發生一次。

最近的一次發生在兩個星期前,他跟他的妻子還有朋友都跟我說,
這個酒癮的問題一定要解決,不然這樣狂喝酒身體那受的了。
在那時我突然想到思維場療法中,有提到可以解決癮癖的治療。
於是我就根據他的平時情況,考量他應該有焦慮的問題。
因此我就建議他先敲眼下的點五次,再敲腋下的點五次,最後是敲鎖骨的點五次。
在敲完鎖骨的點五次之後,他說了一句話:我覺得我的胸口開了!!
原先讓他覺得不舒服的感覺不見了!!

羅先生本身是一個非常客氣且非常有禮貌的人,而且也是很節儉的人。
但因為每次這樣的狂飲會花很多錢,而且在喝醉了之後的脫序行為,更會讓他在酒醒之後覺得很懊惱。
結果他在敲完剛剛的三個點之後,他覺得即使再去想那些事情,他一點都不會覺得懊惱或者不舒服。
他還記得花了很多錢的事,也記得他喝醉酒之後所做的一些事情,
因此他不是因為敲完這三個點就失憶了,而是讓那些事情不會再去困擾他的思緒。

在思維場療法中,有一個起因診斷的步驟,但是我並沒有學過思維場療法,
所以我運用的是中醫方面的思考,我在這邊提供出來與大家分享。
在羅先生的這個事件中,我選擇了三條經絡:胃、膽、腎。
因為酒主要會傷肝膽,而肝膽在中醫屬木,情緒上主怒。
而木會剋土,因此羅先生的胃氣一定會受到影響。中醫胃屬土,在情緒上主憂思。
土受傷的話就沒辦法制水,在中醫裡腎屬水,在七情上主恐懼。
而焦慮與酒癮正好與這三條經絡有關,因此我就選這三條經絡。

而在敲擊的順序上,我認為胃氣一定要先補,因為胃氣強才可以制水,
且不會被木所剋,因此要先敲擊屬於胃經的眼下點。
接下來,因為酗酒的問題是這事件的重點,
而酗酒會傷肝膽,所以再選擇腋下膽經的穴位。
最後,因為恐懼多是伴隨焦慮而來的,因此腎氣也需要補強,而這就是最後敲擊的鎖骨點。
在敲擊完這三個點之後,讓羅先生在醒酒過程會覺得不舒服的情緒,已經不再影響他,
那接下來就是希望他酗酒方面的困擾,也能經由這樣的治療而徹底的改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