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0年7月20日 星期二

頭薦骨療法初體驗

在一般解剖醫學的觀念之下,頭骨是屬於不可動關節,
因此對於頭骨的研究與治療,就比較少人去重視。
但是當我在進修學習整脊療法的時候,我有聽過我的老師說,
有一派的療法可以藉由頭骨的調整,進而控制腦脊髓液的流動,
最後也會產生跟整脊治療類似的作用。
不過因為當時我的觀念還受到解剖概念的限制,所以覺得這個方法太難以想像了。
就這樣過了應該有十年吧,想不到我竟然有機會去體驗這個療法。

這個機會的出現也是一個巧合!
我在六、七月的時候,寫了兩篇有關經絡課程的文章。
有一位讀者看了之後,主動寫信給我說他想要上,
不過因為他目前正在學頭薦骨療法,所以希望上課的時間能在八、九月的時候。
我當時看到他說他正在學頭薦骨療法,心想他在解剖學的觀念上應該很有經驗,
所以建議他直接學完整的經絡課程。也因此就跟他會偶爾互相傳遞一些資訊。
想不到前幾天,他突然問我想不想當他頭薦骨療法的練習對象,
我就馬上答應囉,時間約在前天!

當天我過去時,再跟他請教了一些頭薦骨的觀念,他也很大方的拿出講義與我分享。
同時間他還有幾位朋友在其他的房間,偶爾會出來聊聊天。
後來慢慢瞭解到,他們也都學了很多的另類醫學療法,例如彩光針灸!
如果有機會,我應該會去認識彩光針灸,因為彩光針灸不具侵入性,很適合一般人的保健。
特別是對於那些怕打針的人來說,彩光針灸應該會很有吸引力。

就這樣大約聊了快一個小時吧,我就開始體驗頭薦骨療法了。
在大部分的情況下,躺在治療床上的會是別人,而我是站著的那位治療師。
但是今天角色突然要轉換過來,還真有點不適應!
我的治療是從腳踝開始,幫我治療的治療師輕輕的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腳踝下,
我並沒有覺得他有特別的施力,但是我卻偶爾會感覺到我的腳好像有在抖動,
心想難道是我的錯覺嗎?
大約過了三、五分鐘吧,他把手移到我腳踝的正面,感覺上也只是輕輕的放著。
但是過了一會,我覺得我的膝蓋好像熱熱的,
這時我腦海中想的是,這個感覺是氣的流動嗎?

再過了大約三、五分鐘後,治療師把手放到我的膝蓋上。
在治療這個部份的時候,我就沒有特別的感覺,只覺得他把手放在我的膝蓋。
又過了大約五分鐘吧,他移動位置到我的頭部,把手放在我的枕骨下。
大概是這個治療讓我太放鬆了吧,我竟然好像睡著了!
感覺自己好像在睡覺,但是腦海中還在想事情!
突然有一股氣從我的鼻腔出來,把我從半睡半醒之間喚起,
接下來的治療我一直有想吞口水的衝動。
不知是因為我睡著的關係,還是治療師覺得我的枕骨需要更多的治療,
我覺得在枕骨部位的治療應該是最久的吧。

停止治療後,我繼續在治療床上躺了大約三分鐘,然後才慢慢坐起來。
治療師還特別提醒我要站穩了才可以走動,
感覺挺像針灸後的暈針,不過沒有那麼明顯,只有微微的感覺。
治療完後,治療師說我的左膝還有右腳踝有能量在釋放,
但是他沒有特別說是屬於好的氣呢?還是不好的氣?
只是提醒我,這個治療其實是在輔助身體的律動、傾聽身體的聲音,
然後適時的輔助身體而已。
這樣聽來,這個治療跟很多的另類療法一樣,都是希望能喚起或者加強身體自己的療癒能力,
而治療行為的本身,是不會加上任何治療師的主觀意念!

治療師說因為今天是我第一次體驗頭薦骨療法,
所以不建議做太多,因為我的身體還沒有準備好!
但是在整個治療的過程我跟他是沒有任何對話的,也許是我的身體已經傳遞訊號給他了吧。
也因此我還沒有體驗到頭骨調整的治療,
也許要等我的身體準備好了,才能做更進一步的治療吧。

隨著我接觸了很多所謂的另類療法之後,
我發現這些療法跟主流醫學差很多,反而跟中醫很像。
在主流醫學上強調的是儀器主觀的診斷,及藥物強大的干擾治療。
但是中醫與這些另類醫療,反而都是強調要仔細去感覺患者身體的細微變化,
在治療上也都是以身體自我療癒的恢復為主。
而這兩者的差異,真的要去親自體驗了,才能明白之間的不同。
我常認為人不是神,如果凡事都要主觀的去干預,那最後一定會世界大亂。
如同法律一樣,當法律越定越細,越管越多,到最後就很容易出現前後矛盾的地方。
相信很多法律人都有發現這個問題,而這也是某些法律人到最後會知法犯法,
卻能全身而退的原因,因為他們知道法律的洞怎麼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