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5年4月29日 星期三

完整的療癒只有參與者,沒有旁觀者3

再經過一個星期便是A女士與我約定上亢達里尼靈氣工作坊的時間了。該次的工作坊包含他共有兩位學員,當我先幫另一位學員點化時,我發現A女士又有些情緒起伏並身體也有些活動。等到我幫他點化時,他一直說好亮好刺眼(但當時我只開一盞5W鹽燈的光),當我把手放在他的手上時,他也是一直重複著好亮好亮。等完成點化後他問我,那個白色的光可不可以不要?我回答他:那已經是你的,如果你不要就把它丟掉吧。當時看到他把右手甩一甩(突然想到在前一次的靈氣療癒時,也是在我碰觸他的右手時,他一直喊著好亮好刺眼之類的話,直到我的手離開他的右手)

最後在帶領他們作靈氣基本手位療癒的練習時,他跟我說他覺得他的左手是亮的,是有能量在流動的;但他的右手是沒有光芒,也沒有能量流動的。我問他為什麼呢?他笑笑地跟我說:因為我剛剛跟他說可以丟掉不要啊。我便回答他:那就再拿回去吧。結果他就笑一笑。在接下來的手位療癒上,他的右手又可以有能量流動了。

其實不管是肉身的調理,還是靈氣的療癒,甚至是能量工作坊的部分,在整個過程中我都很少主動談到我看到甚麼,除了不想讓個案產生依賴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並沒有完整的參與個案的生命,所以我不可能清楚的知道個案發生甚麼事,甚至我也沒有必要去參與個案的生命歷程,因為那是個案自己的功課。回到肉身上的病痛也是一樣。例如我可以知道個案的脾胃是因為吃太多生冷的東西而產生症狀,但我不可能知道個案是因為喝了冰飲還是吃了生菜沙拉,又或者是吃了生魚片造成的,這個部分只有讓個案自己去覺知,才有機會從源頭完成療癒。

例如我曾遇過一個個案跟我說他從不喝冰冷的飲料,也不吃生冷的東西,但我一直覺得納悶,因為他身體的症狀就是吃太多生冷飲食造成的啊。後來在因緣際會之下透過他的朋友告訴我才知道,他很喜歡吃生菜,但因為他的家人也都喜歡吃生菜,甚至連西醫都強調吃生菜的好處所以他不認為生菜是生冷的飲食。Bingo,正確答案揭曉啦!

另外也有一個個案很類似,但他不是吃生菜而是吃燙青菜。由於絕大部分的青菜都是寒涼性的食物,因此一般中國式的料理不僅是大火去炒,甚至還會加薑、蔥、辣椒或者大蒜等辛熱佐料下去炒,其主要目的就是要將青菜的寒涼性轉為平或溫的屬性。但燙青菜加熱的時間通常不夠,因為燙太久就會失去青菜清脆的口感,加上燙青菜也不太會加薑、蔥、蒜等調味料,所以青菜的寒涼性多半仍然存在。如此經年累月的食用對身體也是會造成類似喝冰飲的作用。

回到孫思邈的那段話,也回到扁鵲的六不治,再回到我自己的臨床經驗,我發現只有當患者願意為他自己的症狀負責時,他的疾病才能真正的得到療癒,而且是超乎醫學文獻所預期的。但當患者根本不願真正去面對自己的症狀時,即使他的症狀是文獻中極為容易治療的,他還是好不了!我自己就遇到過太多這樣的例子了。從前當我療癒到個案以超乎文獻所預期的速度恢復時,我還以為是我自己的醫術高超;而遇到個案恢復的速度不僅牛步甚至還更加嚴重時,我還以為那只是特例。

但當我這幾年靜下心來,並將他們的意識層面考量進來之後發現,醫師的醫術只佔了個案療癒中的一半,另一半是個案他自己要負責的!而印度三脈七輪所提的觀念,或中醫五臟七情的觀念是互相吻合的,也跟我的臨床經驗是吻合的。因此如果個案在面對他自己身心的功課只想以一個旁觀者的立場,去看醫家發揮神奇的醫術將他的問題解決,那我決不會是那個個案的答案。因為,自己的飯要自己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