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5年4月21日 星期二

完整的療癒只有參與者,沒有旁觀者1

大醫孫思邈曾說過一句話:愚者讀方三年,便謂天下無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無方可用。扁鵲也曾提出六不治的觀念,在我上一篇的文章中也有對此稍作一些經驗上的分享。就我短暫的臨床經驗裡也確實發現,一個患者能不能得到完整的療癒,最重要的其實是患者自己本身。這樣的經歷其實從我開始從事臨床就不曾間斷過,只是在接觸靈性療癒之前,我都沒有認真思考過這樣的問題。

隨著三年前回到員林,在比較沒有經濟壓力的情況之下,我對自己的療癒做了一些設定。這個設定如同我對開設能量工作坊的設定一樣,一切以被療癒者的自由意志與最好的福祉為方向,當療癒或工作坊適合被療癒者時,雙方就可以約定出適當的療癒時間。而隨著慢慢的觀察發現,如果該時間點並不是該療癒者最好的療癒時機,則在該時間點之前被療癒者就會有一些突發的狀況,而無法準時赴約原先預約好的時間。

通常在原先互相約定時間時,我大概就可以從電話或者書信中隱約知道那個時間點適不適合被療癒者了。但由於那牽涉到被療癒者是否願意真正去面對己身的問題,因此我並不會主動在當下說那個時間點並不適合,而就是讓該事件發生,讓被療癒者有機會對自己保持著覺知。我知道對某些人來說,這樣的描述太過玄奇了,因此我這邊可以分享兩個例子來說明。

第一個是還沒有準備好的例子。甲女士因為工作與家庭的問題,大約三年前開始接觸心靈方面的療癒,後來透過他身邊親人的介紹先過來我這邊做身體上的調理。曾過來接受療癒的個案都知道,我在幫每位個案療癒前,都會先花一短時間去詢問個案的問題,例如哪邊不舒服?甚麼時候開始的?有做過哪些檢查或者治療?知不知道是甚麼原因造成不舒服的?等等。其實這些問診也沒甚麼特別,就是當初在醫學院時所教導的病歷紀錄而已。但我發現甲女士卻不是對每件事都能詳細回答!

經過幾次身體上的療癒後,偶然間他知道我也有提供能量上的療癒,因此他就詢問我關於靈氣方面的治療內容,並接受了兩次的靈氣療癒。在幫他做靈氣的療癒時,我發現在其第三眼與喉輪的部分有相當多的沉重能量堆積,因此療癒時可以觸動他作一些能量的釋放,原以為問題是第三眼的看不見真相,與喉輪的無法正確吸收外界訊息及正確表達自我,但當我療癒到他的臍輪跟海底輪時才發現那才是他真正問題的根源。

海底輪的元素是土元素,主要的課題是關於生存的安全感與保障;而臍輪的元素是水元素,主要的課題是情感上面的流動,尤其是跟自己周遭的家人或者關係較為親密的朋友,而那也正好是他在工作與家庭上的主要問題。在兩次的靈氣療癒後,我都有跟他提到我在這幾個脈輪上的看見,但是他在回答相關的問題時常常會出現顧左右而言他的情形,甚至會一直強調我知道答案了、我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了…”,只是當我在其他相關連結的問題上提出另一個問題時,他卻又顯露出不願正面回答問題與一直逃避的情形。

從這樣的談話我便知道他還沒有真正準備好去面對他自己的課題,雖然我在幫他做靈氣療癒時有從他身上看到一些東西,但我並不會主動去說。主要是要避免他對我產生依賴,畢竟那是他的功課。就像學生如果不想自己去寫回家作業,每次都等待著老師的講解,那他就不可能真正學會該門學問。更麻煩的是,他在之前所接觸過的心靈療癒是關於前世溝通的部分。我並不是否定前世溝通的效果,但當個案一直顯露出我今生會這樣就是因為某一世做了甚麼事這種似乎有了答案,卻又無法解決問題的情形,那更會是他不願去面對真實的自己所呈現出來的樣貌。


如同一個人因為昨天少穿了衣服而感冒,結果當他面對今天的發燒、咳嗽等症狀時卻仍然沒多加衣服,甚至對於發燒與咳嗽的症狀也沒有正確的服藥以療癒,只是一直反覆說著:我知道我為什麼會感冒了。我知道我今天之所以會感冒,是因為昨天少穿衣服了。他說的完全正確,但有任何作用嗎?如果一個人不願保持覺知的去面對自己真正的問題,那他最好不要有太多的知識,因為他的大腦將會拿著這些知識以進一步的欺騙他自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