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5年4月27日 星期一

完整的療癒只有參與者,沒有旁觀者2

在分享完上一個反面的例子之後,我也有一個正面的例子可以分享。A女士一開始是帶他的母親過來治療背部的疼痛症狀,他並沒有想到要治療他自己的問題。不過在看過我幫他母親調理的過程,以及他母親在調理之後的反應,他便問我是否有空可以幫她調理一下長期困擾他肩膀僵硬的問題。正好我接下來沒有約其他患者,便答應幫她調理。這邊似乎再次應證上天會主動安排合適的療癒發生。

接下來神奇的事發生了!因為在幫他問診的時候我發現他有類似中醫肝木剋脾土的問題,但他卻說沒有任何腸胃上的不舒服。不過在接下來我幫他調理時,他慢慢地出現一個症狀打嗝。這個症狀從輕微且久久一次,到越來越頻繁且越來越顯著,直到我把他身上主要的氣脈都疏通且請他坐起來之後,他突然哭了出來,並且一直說他想要吐。我便說那就吐吧,但個案只是一直乾嘔而已。當下我的直覺是他中邪了,因此我問個案的母親,個案之前有去過甚麼奇怪的地方嗎?但個案的母親也不知道。

由於個案一直哭個不停,並反覆出現乾嘔的症狀,我便請他躺下,並在他的身上傳遞靈氣的能量。當我把手放在他的太陽神經叢(胃的位置)時,他說他發現肚子裡有一個黑色的東西,然後我看他的動作似乎很想下那個東西,沒錯就是女生生產的樣子。由於個案的母親曾經到印度跟修行者修行過一陣子,因此便想過來碰觸該個案的手,但只要個案的母親一碰觸到個案,個案就會大叫,並要他的母親離開。

過了大約十分鐘,這中間個案只是閉著眼睛一直哭,而他的母親碰了他兩次,他都大叫著離開、不要碰我,因此我當時認為可能是個案與他母親間在過往有甚麼事件的發生,導致當下無法得到適當的療癒,我便請個案打開眼睛,然後個案就不再哭泣了。隨後個案提到他年輕時與惟覺老和尚的奇遇(那是大約二十年前的事),以及他曾到老和尚的靈泉寺待過一陣子的事情。老和尚當初希望個案能跟隨他,但由於個案當時已經有男朋友,並且有想出國繼續深造的計畫,所以就離開靈泉寺出國了(其他的神奇經歷就省略了)

我便跟個案說,在療癒當下他的反應很像中邪,但根據他的描述應該不是甚麼邪靈才對,如果他願意可以做一次完整的靈氣療癒看看,而關於亢達里尼靈氣的工作坊應該也是適合他的。當下他就說他願意,並跟我先約了靈氣治療的時間,也跟我預約了亢達里尼靈氣工作坊的時間。一個星期後便是靈氣療癒的時間。

在幫他作靈氣療癒時,他的症狀又出現了,一直的哭泣,並說著一長串我聽不懂的話(後來在療癒結束後經過他的翻譯,那些話的意思是:我不屬於這裡,我想要回去。)。當我把手放到他的太陽神經叢位置時,他又說他看到那個黑色的東西了,我便將手持續的放在那個位置。過了一會他便一直說:我知道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然後他跟我說那個黑色的東西不見了。但我當下還是繼續的把手放在他的太陽神經叢,過了一會他說,有一個白色的光在他的肚子裡好亮好亮,他說那個白色的光是我放進去的(但我當下並沒有任何放置光的意圖,就只是讓靈氣的能量進入而已)。慢慢的他不再哭泣了,而我也把所有的手位都做完療癒並結束該靈氣療癒。


結束療癒後我問他:那個黑色的東西是甚麼?他才說她之前曾經墮胎過一次。他之所以會墮胎是因為胎兒被診斷出有基因上的缺陷,因此他忍痛決定引產,而在引產後因為他很傷心所以沒有看那個胎兒最後一面,而他知道那個黑色的東西就是那個胎兒。然後我又問他,那白色的光是甚麼?他只是笑笑地把右手食指放到嘴巴前面。但過了一會他問我說需不需要跟我說那白光是甚麼呢?我回答他:如果你當下的直覺是不能說,不是經過大腦反覆思考的話,那就不需要說,也許過個幾天、幾月或者幾年你覺得應該要告訴我時,再告訴我即可。然後便再次確認亢達里尼靈氣工作坊的時間,並結束該次的療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