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2年5月1日 星期二

從美國畜牧業對現今醫療觀的省思3

在第一篇文章提到,為了降低成本,因此現在的畜牧業很少把牛養在大片的草原上,
而是把一群牛養在一個狹小空間。
同樣的,為了降低成本與讓肉質好吃,
這些牛吃的已經不再完全是天然的牧草,而是夾雜著玉米或動物粉末的食物。
最後還是一樣,為了讓肉質好吃且可以賣上好價錢,
所以在牛隻的飼料中再添加入瘦肉精。
當然,在養殖的過程中絕對不能讓牛生病,不然很容易造成傳染,
而病死的牛隻售價一定不高,甚至不止不能販售,還要多花另一筆錢來焚化,
所以抗生素的施打怎麼可以免除呢?
還有還有,如果正常的牛隻需要養上兩年才能販售,
那假如我能在一年內就讓他可以販售,是不是等於週轉率快上別人一倍呢?
這時生長激素怎麼可以省去呢?

我們由此可以發現,每一個非天然的養殖方式,
之所以出現在畜牧業中都有他的理由。
也就是說,人類為了每一種不同的目的,
就會想要去改變原來牛隻的飲食或者生活型態。
而這樣的畜牧方式,在經過二、三十年後已經慢慢發現他們的問題了。
但是為了經濟利益,他們不得不繼續如此來飼養他們的牛隻,
除非他們願意放下對於經濟的恐懼。
而這個情形跟現在民眾對一般醫療的觀念是不是一樣呢?

例如每個小嬰兒一出生就會被要求施打許多的疫苗,
而通常在施打這些疫苗時,民眾得到的資訊只有‘如果沒有施打會有怎樣的風險’,
卻很少有“如果打了會有怎樣的風險”!
甚至民眾不僅在知的權利上是不平等的,而且連選擇的權利都沒有。
因為法律可能規定“如果不施打某些疫苗,將不得入學”。
原本每位父母就都會擔心小孩生病,
因此原則上大部分的父母都會帶小嬰兒去施打疫苗,
但有人想過這些疫苗在身上的作用是什麼嗎?
例如說,A疫苗與B疫苗之間是否會有意料之外的反應發生呢?
又或者說,甲公司的A疫苗與乙公司的A疫苗是完全一樣的嗎?
如果乙公司的A疫苗與甲公司不完全相同,
那乙公司的A疫苗與B疫苗的反應是不是又會不一樣了呢?

而因為每個父母為了不讓自己的小孩生病,都會讓他們的小孩接受疫苗,
這邊接受疫苗的目的就產生了,是不是跟幫牛隻打抗生素的原理很像呢?
在這邊我補充一下有關狂牛症的資料。
就歐美的醫學認為,狂牛症的疾病是因為在反芻動物的飼料中,
加入了反芻動物屍體的關係。
他們目前發現,只要將反芻動物的蛋白質排除在反芻動物的飼料之中,
就可以避免牛隻得到狂牛症。
因此從這份資料看起來,似乎狂牛症是人類創造出來的疾病!
而起因就是在人類自做主張的餵食牛隻吃反芻動物的蛋白質!
如果僅僅是將反芻動物的蛋白質餵食給牛隻吃,就會產生狂牛症這樣的疾病,
那施打抗生素、生長激素、瘦肉精…等等化學物質到牛隻的體內,
還會產生什麼問題呢?

除了疫苗之外,還有很多宣稱可以增強體力的保健品也是。
不是說不可以增強體力,但是“如果增強體力的目的是為了可以壓榨更多的體力”,
那就不要服用這些增強體力的補品也罷。
而且這些保健品很多已經不是中藥了,
因為中醫絕對不會要你不睡覺也不吃飯,而僅是在吃補血養氣的藥品
因此如果有一位中醫師強調吃了他的特殊中藥,便可以不用睡覺也不用吃飯,
還可以身強體壯的話,那就我的認知他便稱不上是一位中醫師了。

每個父母都害怕自己的小孩輸給別人,
因此只要聽別人說某些東西對小孩好,就會盡量的給小孩服用。
如同畜牧業的飼主一樣,為了讓自己養的牛隻肉質好吃、
不容易生病與賣個好價錢,
所以他們會把自己當成是造物主般的改變牛隻的飲食與作息環境。
但這樣的改變真的是好的嗎?
我記得在木村阿公的奇蹟蘋果一書中有提到,
木村阿公種植的水稻因為不用任何肥料或農藥,
因此在一開始的時候會長的比其他人的水稻來的慢。
但是過了幾個月之後,木村阿公種植的水稻就會快速的生長,
甚至當別人的水稻因為大雨或狂風的來襲而傾倒時,他的水稻依然挺直腰桿。
這時木村阿公拔起他的水稻與其他人的水稻比較,
他才發現原來他種植的水稻根扎的比別人深,根鬚的密度也比別人大,
因此可以吸收更多的營養,也站的更穩!

從這邊我們可以發現,
大自然希望我們把基本的功夫先扎穩,接下來就可以自然的開花與結果。
但人類因為非常的聰明,總是想要挑輕鬆的路來走,盡量的避開困難與挑戰。
可是我們應該仔細的想一想,如果一棵果樹的根不夠扎實的話,
那當該顆果樹上所結的果實越多,該顆果樹是不是越容易倒下呢?
這就如同一個人一直在追求外表的健壯與美麗,但卻忽略了身體內在的根本。

大自然教我們只要將身體照顧好,自然就可以對抗七八成以上的疾病。
但是人類的大腦卻希望可以研發出每一樣的藥物,去對抗百分之百的疾病。
在一開始的時候,大自然給人體的自癒力,
加上人類大腦的創造力確實將可以對抗的疾病提升到八九成,
但是某些藥物卻有可能抵銷掉人類原始的自癒力。
此時的人類就會對身體本身的自癒系統失去信心,
接著便想完全的接管身體的運作系統。
大自然知道某些反應到某些時期就該結束,
而人類的大腦卻有可能停留在該項反應的好處,而執著的硬要留下該項反應

就這樣身體原本的循環被破壞了,
而想建立新循環的人類大腦,卻還搞不清楚什麼是該保留的,而什麼是該淘汰的。
我忘記在哪邊看過這樣的一句話,
內容大致是說“凡事都會是美好的,如果現在不是,那一定還沒到最後”!
也許試著放下控制的念頭,轉而變成觀察的角度,
且這個觀察是不帶任何批判時,人類就會知道該如何對待自己與萬物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