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2年5月21日 星期一

從接觸能量的經驗,反思中醫的精髓2

在上次的文章有提到切診的部分,而除了切診之外,還有所謂的問診。
爲什麼問診會比切診來的重要?
因為醫師把脈通常只能把到當下的脈象,
至於患者在前一天、前兩天或前三天…等等有什麼症狀,
其實醫師是很難單靠把脈而診斷出來的。
而大家應該都還有印象,我在之前有關感冒的文章有提到中醫對於感冒的分類,
基本上有兩大類,一類是風寒感冒,另一類是風熱感冒。
而不管是風寒感冒或者風熱感冒,其實到嚴重一點的情況都會有發燒的症狀。

這時如果不問患者在一開始的病情,以及中間有做過哪些治療,
單純就只是用把脈的方式做治療的依據,是不是容易產生誤診呢?
例如也許患者已經吃了一些西藥了,又或者患者長期睡眠品質不佳,
又或者患者沒吃西藥,但是在來的途中或者等候看診的期間,
因為天氣炎熱而去喝了一大杯的冰西瓜汁,
這些都會對身體產生影響,何不直接詢問患者呢?

看到這邊也許很多人就會想:
對啊,患者哪邊不舒服當然就直接問患者不就知道了,而且那個應該更正確吧。
但爲什麼中醫的診斷順序是“望聞問切”,
而不是‘問望聞切’或‘問聞望切’呢?
這是因為有時患者會無法明確的判別自己是哪邊不舒服,
這種情形在內臟生病的時候會更加明顯。
例如肝臟,由於他沒有痛覺神經,因此即使一個人的肝臟已經發炎了,
但他可能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
又或者一個患者有上腹痛的症狀,
但是他不可能明確的告訴醫生自己是肝臟痛、或胃痛、
或橫結腸痛、或胰臟痛…等等。

除了對於疼痛部位的不明確外,有時還會有所謂的轉移痛情形。
例如有人可能會覺得自己的後腦痛,
但起因可能在脖子側前方的胸鎖乳突肌過緊造成的。
這類在肌肉上產生轉移痛的情形,
目前的西方醫學有找出很多的點可以去直接評估。
但是如果放到中醫的經絡循行上時,應該很多人就可以直接看出端倪了。
除了上述的兩種情況之外,
另外對於疼痛的忍受性與不適感覺的描述,也都會因人而異。
例如有人覺得被針扎到跟被炸彈炸到一樣痛,
而有人的反應是‘有什麼不一樣嗎’?
也就是他根本不認為針經過他的身體有任何異於平常的感覺。
由此來看,要單純依靠問診而得到正確的診斷,似乎也有他的風險性。

繼續的細思中醫診斷的方法中,在問診之前還有所謂的聞診,
那聞診是在評估什麼呢?
聞診其實包含了兩個部分,一個是聽患者的說話或呼吸的聲音,
另一個是聞患者身上或者口中以及二便的氣味。
例如有的人講起話來中氣十足,而有的人講起話來卻細若猶絲,
這就可以分辨出誰是健康而誰是體弱多病的。
另外在中醫裡也有聲音與五行的對應關係,即角徵宮商羽分別對應木火土金水。
因此對於聲音敏銳的人,也可藉此診斷一個人的臟腑是那邊出了問題。

而聞氣味也是一種診斷方式,
例如有人的口臭是腐敗夾雜血腥的味道,這時有可能是內臟出血的徵兆。
而有些人的口臭會有夾雜食物的味道,那當然就會偏向消化不良的問題。
另外像小便的部分,若有人尿液的臭味偏向腐臭味的話,辯證上會偏向熱證;
如果尿液的味道有點腥臭味的話,那在辯證上就會偏向寒證。
同理在女生的分泌物上也可藉此作初步診斷。
例如常吃冰冷或者生冷食物的女性,原則上在分泌物的味道會偏向腥臭味,
而顏色就以白色居多。
但如果病程過久的話則有可能出現寒極生熱的假象,
因此也不能單憑聞診就確認患者的病症,還要評估其他診斷出來的現象。

原則上來看,聞診出現誤診的機會比較低,
不過困難度也會比較高一點,畢竟不是每個人的音感都很好。
因此如果扣掉聽音辯證的部分,那聞診就剩下聞味辯證的部分了。
而在聞味的部分,畢竟那些味道都不太好聞,
不只醫師可能不願意聞,甚至連患者也可能不好意思拿給醫師聞吧。
也許因為如此,才導致聞診雖排在問診與切診之前,
但卻很少醫師單憑此來做辯證。

就中醫的所有診斷方式中,聞診與切診會有假象的困擾,
而問診有可能會有語焉不詳或詞不達意的情形,
甚至對於小孩或者瘖啞人士,那更是會有診斷上的困難。
此時就會想,在這些診斷方式的前面,
似乎還有一個更被推從的診斷方式,就是“望診”。
那望診主要在看哪些東西呢?
就近代的中醫診斷書籍來說,望診主要是看一個人的氣色。
這邊所謂的氣色包含臉色、容貌、毛髮、皮膚、爪甲…等等的色澤。

從切診到問診,甚至到聞診中有關氣味的辯證,
大致都還瞞容易得到一般人的理解,不過就聞診的五音與臟腑對應關係,
似乎就會有感到過於無法理解的情形。
但至少在聞診的氣味辯證上還是可以被接受的。
只是有關望診的部分,還真的容易讓人有不知所云的感慨,
尤其望診的部分,其實在黃帝內經裡有提到氣與色的相互關係。
不過這些資料因為得不到目前科學的支持,
所以漸漸的被歸類到所謂的玄學裡,甚至是算命或者看面相之人在談的事。
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望診的氣色部分僅是所謂的面相學嗎?
如果僅是面相學,那為何中醫的經典書籍會有這樣的一段話:
“望而知之謂之神,聞而知之謂之聖,
問而知之謂之工,切而知之謂之巧。”呢?

2 則留言:

  1. 胸鎖乳突肌是一種肌肉嗎?
    好怪的名稱

    回覆刪除
  2. 它是一條肌肉的名稱!
    連結著胸前的鎖骨與耳後的乳突
    當右邊的胸鎖乳突肌收縮時,頭會轉向左側!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