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9年12月26日 星期四

真正的療癒必須由個案啟動


從我回到員林(也已經快七年了)我慢慢地改變了我自己接個案或者開工作坊的態度。從以往我會想主動介紹我的療癒內容有甚麼,以及我的工作坊有甚麼,希望能讓大家盡可能接收到這樣美好的療癒。但是現在我的態度已經改變了,因為我發現「真正的療癒必須由個案啟動」,所以我目前所做的事只剩下我會讓大家知道我能提供甚麼,但是個案願不願意過來就不是我在意的事了。
會寫這篇文章主要是因為一直以來都有個案在詢問著我甚麼時候會開靈氣的工作坊,或者是中醫養身的工作坊,甚至是自我覺察的工作坊,但是當我回復工作坊的時間是由個案啟動的答案之後,個案可能因為任何原因而沒有了下文。我遇到這樣的結果是完全接受的,因為可能個案當下還沒準備好,也可能個案找到更適合他的老師,但那些都不是我該去擔心或者煩惱的,所有我目前該做的只是持續精進自己
除了工作坊遇到這樣的問題之外在療癒上我也會遇到類似的問題例如常常有個案在接受過我的療癒後確實感受到療癒的美好而想要介紹給他的其他朋友但他的朋友可能因為任何原因 (例如不認為自己生病了認為有其他更好的醫師或者不認為我可以真正的給予療癒等等) 而沒有過來,此時被我療癒好的個案就會很心急,希望我能多怎麼樣的提供幫助給他的朋友,但我都只是平淡的回覆他願意了,他就會過來
我的態度之所以會轉變主要是因為我釐清楚了個案與我之間的責任界線。我在一個真正療癒裡面的角色應該就只是提供最完整的療癒至於個案要不要過來接受療癒以及個案願不願意接受醫囑那完全是個案的責任我目前跟較高的存在們做了一個設定只把適合的個案帶過來給我畢竟醫師或者治療師並不只有我一個所以個案們有太多的選擇了我不需要去成為那個唯一例如有些個案就是需要很兇的醫師但我肯定不會是一個會罵人的醫師因此那個個案即使過來讓我治療也是沒有效果的
如果剛剛的說明會讓大家似懂非懂的那我可以舉一些大家應該都有親身經歷過的例子來說明首先是身體方面的例子最常見的就是看醫生但不聽醫生的話由於台灣健保的關係讓我之前在醫院遇過太多病人是會把看病當逛街的同一個症狀早上看一個醫師下午再換一個醫師隔天可能又換一個醫師但是醫師開的藥絕對不吃》。我實在不懂他看醫師的意義在哪裡以及他為何要看醫師了
另外還有一種病人就是身體真的已經生病了可是他卻自認為自己很健康,而他之所以會來醫院全是因為家人要他來看病對於這樣的病人你會期望他回家可以乖乖遵照醫囑服藥嗎?另外還有一種情況,就是病人篤信中醫(或者西醫),可是他的家人剛好相反,因此就會出現病人篤信中醫,可是卻被家人推去看西醫;或者病人篤信西醫,卻被家人推去看中醫。對於這樣的情況,你期望病人回家會乖乖服藥嗎?
由於之前在醫院遇過太多類似的情況再加上我浸潤在身心靈的這條路越久絕不侵犯任何人的自由意識這個守則讓我感受越深因此我也越來會越堅持目前的方式
所以我會在此再一次的說明關於工作坊的開課原則任何的工作坊(特別是靈性的工作坊)原則上我都不會主動開課所有的課程都一定是有個案主動提出後才會訂出時間如果個案已經自己找到同行的學伴那開課的時間只要我也能配合就隨時都可以開課但是如果只有一位想上課(自己還沒找到學伴的)那我會預計在2~3個月後開課但是當下確定開課日期後就會在粉絲專業跟部落格發布開課訊息讓較高的存在來決定是否有合適的人可以一起上課(某些個案確實比較適合一對一上課,而且大多數適合小班上課)
而關於療癒的部分所有過來的個案我都會依照當下提出最適合的療癒建議而每個個案會有自己的任何考量去決定願不願意接受我的療癒建議這些都是可以提出來討論的但如果討論到後來我發現那樣不會有療癒效果的話我也會直接不接收這位個案的。而個案本身也不用想太多我只是單純認為花了錢卻沒有任何療癒的意義那真的就不要花錢了因為我無法做只是賺錢的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