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3年3月26日 星期二

症狀不是敵人,他是身體和你的對話

每個人都會生病,但是生病時要去面對、擔心與避免的,
到底是疾病的症狀?還是疾病的病因?
我想所有的人都知道,病因才是根本。
每個人都會說:我們要治本,不要治標。
但在生病個過程中“標”是什麼?
標其實就是最後的症狀,而一開始的病因才是本。
在黃帝內經裡面有一句話: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
從這一句話我們可以來思考,很多人很喜歡吃西藥,
但是也有很多人很怕吃西藥。
那西藥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

我記得我曾在以前的文章有寫過:
所有的東西本身並沒有所謂的好或不好,
該東西的好或不好完全是取決於用的人!
用的正確且適當就是好,即使是劇毒的毒藥都會變成解藥;
但如果用錯了,即使是非常平淡的日常食物,也會變成毒藥。
因此內經的那句話: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
翻成白話文就是說:如果這個人的症狀、病情非常危急,我們要治他的標。
而標是什麼?就是症狀。
而要治療什麼樣的症狀呢?什麼樣的症狀才是危急的症狀呢?

所謂危急的症狀,想當然爾就是會立即影響到他生命的症狀。
簡單講,一個人的心跳停止了,這個症狀要不要立即治療?
我相信每個人都知道這是一定要先治療的。
但心跳會停止的原因非常多,就中醫來分在病因上有可能是虛症,
也有可能是實症,可是當遇到這樣的患者時,我們該怎麼做?
其實想都別想,就是先讓他恢復心跳。
西醫的強心針或強心藥物在這時就是一定要用的了。

又或者說發燒,一個人已經發燒到四十度甚至超過四十度了,
若一個醫生仍在說:不要急,我們只要找出他的病因,
並且慢慢調理就可以了。真的是這樣子嗎?
我們首先要知道四十度的高燒是外在體表摸到的,
患者體內的溫度都可能已經超過四十五度了。
而人體有很高的比例是由蛋白質構成的,當溫度超過六十度之後,
身體的蛋白質是會產生不可逆的反應。
簡單講,當蛋清都煮成蛋白時,還有人可以將煮好的蛋白再變成蛋清嗎?
好像不太可能了。

所以對於發高燒或對於心跳停止…等等這一類的極重症,
我們就是要先治他的標為主。這時候就是用西藥也沒關係。
爲什麼?因為即使這時使用中藥,在中藥的用藥觀念上也是跟西藥一樣的。
發燒到四十度了,西醫用退燒藥或退燒針。
而中醫會用的例如白虎湯或承氣湯…等等,這一類也全都是寒藥。
因此我們可以明確知道西藥並不是不好。

大家現在會發現西藥有他缺點或不好的地方,
我個人認為是因為急證用西藥效果非常的好,導致一些緩的、慢的或新的病,
需要去調理根本來治其病因的症狀,
大家也都先用西藥這種在極重證時使用的藥來抑制症狀了。
舉感冒發燒為例,感冒初期的發燒溫度通常很少立即超過38度半,
這時身體的體溫爲什麼會比平時來的高呢?
因為患者“著涼”了啊!
也就是說這時的體溫增加是為了平衡之前所受的寒氣,
這不就是身體在“自救”嗎?

但因為絕大部分的人都聽過“發高燒”會有生命危險,
且只有立即退燒才不會有生命危險。
可是卻有很多人只聽了一半,或者說把‘發高燒’簡化成‘發燒’,
因此只要自己或者家人發燒了,尤其是小孩子,便立即想要到醫院退燒。
我還有遇到醫生不開退燒藥給患者,
但患者卻苦苦哀求醫生一定要給他打點滴退燒,即使自費都沒有關係的!

在感冒初期,只要患者的身體夠強壯,或多或少都會有體溫增加的情形。
只是有些身體比較強壯的患者,或者遭受風寒不甚嚴重的患者,
他們的體溫可能只須增加一點點就足夠將風寒邪排出體外,
讓自己都不覺得有發燒而感冒就好的感覺。
其實大家如果願意可以做個小實驗
就中醫來說,如果你會覺得身體似乎有點怕冷了,那就是有著涼的情形了。
這時可以頻繁的幫自己量一下體溫,看看自己體溫的變化,
大家就可以發現,在感冒要自己好之前,身體的溫度多少都會略為提高的。

就中醫的觀念這就是“身體自己在自救”,
一方面藉由發燒的不舒服讓自己可以多休息,以減少再遭受風寒邪的危險,
並且保留體力來對付風寒邪氣;
另一方面也是想藉由體溫的增加,來達到“以熱治寒”的效果。
因此體溫的增加可以想像成身體將正氣轉化為熱能,
進而與外來邪氣對抗達到驅寒的結果。
所以我們可以知道,正氣與邪氣的對抗是需要消耗能量的,
而邪氣的消除另一方面也表示了正氣也會有所減少的。
所以在感冒的時候身體會覺得比較虛弱,
甚至在感冒剛好的時候會比較想睡覺都是這個原因。

有了剛剛的觀念之後,我們再進一步的思考,
如果太早使用退燒藥會有什麼影響?
如果在感冒初期就立即使用退燒藥來抑制體溫,
這樣退燒藥是在削弱外來的風寒邪氣?
還是在削弱患者本身的正氣呢?
前面提到感冒初期的體溫增加是正氣轉化成熱能的結果,
那這時吃了退燒藥不就是把正氣所轉換的熱能給消除嗎?
爲什麼有些患者會說:有吃退燒藥就退燒,但退燒藥一停就又發燒了。
那不就是因為退燒藥並沒有把真正的病因,即外來的邪氣給消除,
而只是把身體轉換成正氣的熱能給消除而已。
只要患者還有足夠的正氣,身體自然會一直想要增加體溫來驅除真正的病因。

很多人忽略了身體所提供的訊息,也沒有仔細去聆聽身體想跟自己的對話,
只要身體一有不舒服就是吃藥去“抑制”症狀。
當症狀被抑制了,便以為自己已經好了,
然後繼續過著讓身體楚於危險的環境之中。
這時的身體不只僅遭受不良作息的影響,
甚至多了一個敵人,那就是“抑制症狀的藥物”。
外來的環境影響持續著,內在又有不該存在的藥物持續侵入,
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你的身體是長期的處在這樣“內外交迫”的環境中,
有可能會身心健康嗎?

每個人都只有一個身體,如果連自己都不願意跟自己的身體對話了,
那還有誰可以幫你跟身體對話呢?
如果連自己都不願意撥一點時間跟自己的身體對話,
只是一味的追求外界所認定的成功,那不是捨本逐末嗎?
如果都不願意跟自己的身體對話了,那你還會跟自己的心對話嗎?
正因為太多人都跟自己的身心失去聯絡了,
才會無止盡的苦苦追求外來的肯定,
忘卻了所有外界的果都根源於自己內在的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