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1年11月15日 星期二

癌症不是病心得分享1 50與51,天堂與地獄!

癌症,一個大家聞之色變的疾病名稱。
當有民眾聽到醫生宣判他得了癌症,
在他的腦中的問題將是‘我還可以活多久’?
為什麼癌症那麼可怕?為什麼現代人得到癌症的機率那麼高?
現代人都把癌細胞當成十惡不赦的大壞蛋,深怕自己的體內有任何的癌細胞,
因此只想盡快發現,然後全部殲滅!
所有的醫療宣導都在灌輸我們一個觀念,“早期發現,全部殲滅”!
但是,有人想過其他的問題嗎?
癌細胞是怎麼發生的?身體的正常細胞為什麼要變壞?
只有當你知道癌細胞為什麼會發生,你才有機會真的療癒癌細胞!

癌症不是病的作者‘安德烈莫瑞茲’是一位阿育吠陀的醫師,
但他是一位德國人!
而阿育吠陀是印度的傳統醫學,因此跟傳統的中醫觀念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而其實不只印度或者中國,在埃及或者歐洲及美洲等過去的文明,
都可以發現這些地方的傳統療法竟是那麼的相似!
重心都在“尊重自然”!
也許這可以給我們更多的靈感,對於慢性病,或者對於所謂的內科,
甚至對於所有不是外傷的疾病!

在這本書的前面有一篇特別聲明,在看過整本書的內容後,
如果再回過頭來看這篇特別聲明,
我想一定有很多人會從內心對現實感到無奈!
何謂醫師?何謂醫療?
在醫師法的規定下,似乎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
但影響這世界最重要的‘初發心’,卻被忽略了!
在‘靈魂轉生的奧秘’ㄧ書中提到,
之所以會有“業”的產生,其最重要的立足點“是動機,不是行為”!
但是在現代的法治社會,往往以行為為最主要的處罰依據,
這就給了很多人鑽漏洞的機會,也造成了法治的不公平!
到這邊有點扯遠了,不過那句“是動機,不是行為”給了我很大的震撼!

回到癌症不是病這本書,書裡提供了一個數據。
以美國為例,在西元1900年,美國人癌症的發生率為八千分之ㄧ,
也就是每八千個美國人會有一個人得到癌症。
但是到了西元2008年,癌症的發生率已經將近二分之ㄧ了。
也就是每兩個美國人,就有一個會得到癌症!這是一個多可怕的數據!
如果醫療真的是進步的,如果生活品質真的有改善,
那為甚麼癌症的發生率卻變的這麼可怕?

中國有句古諺“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放到疾病的治療上也應該是如此。
因此如果以目前對抗醫學的方式作癌症的治療,
其治癒率不到百分之十來想的話,
代表在對抗醫學的角度中,對癌症的認識頂多只有百分之十而已!
也因此,如果每個人對癌症有多一分的正確認識,
那在面對癌症這個名詞時,就會有多一分的機會。
不過在這邊我也有一分特別聲明,
那就是“只有把身體健康當成是自己的責任,
不然你永遠無法看到真正的事實”!

癌症真的那麼可怕嗎?癌症的死亡率真的那麼高嗎?
所謂的癌症患者是被癌症殺死的?
還是其他的原因呢?在我周邊最近正好發生了一件事。
有位患者的爸爸定期每三個月做健康檢查,
在今年九月的例行性健檢時發現肝臟左邊長了東西。
我知道太多的社會新聞都曾報導,某某中醫或者某些中藥導致患者的癌症變嚴重,
或者導致洗腎(但從動機的角度來看,那些人根本不能稱為中醫師,
而那樣的用藥方式當然更不能稱為中藥了)。
所以我只建議該患者,不管他父親相信西醫或者中醫,
都必須完整的遵守醫師的治療方式,並且多跟醫師詢問病情與詳細的療程。

後來聽到該位患者說他父親的肝臟要做栓塞治療,
如果情況沒有控制下來的話,可能就要換肝了!
我ㄧ聽,心中一驚,有這麼嚴重了嗎?
在我的印象中,肝臟是人體裏面再生能力最強的器官,
如果要換肝的話,為什麼不能做局部的切除即可呢?
我ㄧ方面再請患者仔細詢問他父親,但一方面又覺得不合理。
因此我就給了兩個建議,
第一個是建議帶他父親到另一間醫院,再做一次檢查。
另一個是建議帶他父親過來做能量儀器的檢測。
畢竟多一個檢測,就多一分參考的資訊,也可減少儀器的誤差,或人為的因素。
後來因為他父親在做了栓塞的治療後,產生了嚴重的副作用,
所以就決定先過來我這邊看看不同的檢測。

我們約了一個時間,也幫他父親做了能量上的檢測。
從能量儀器上的檢測數據,我實在看不出有任何癌症的風險。
而他們也提到,其時醫院並沒有說該肝臟的增生物是不是腫瘤。
更沒有說是良性的還是惡性的。
之所以會立即建議做栓塞治療,是因為他父親有20年以上的B肝病史。
但他父親說當初會檢查出B肝,並不是因為他有任何的不舒服,
而是因為公司的健康檢查發現B肝的指數偏高。
他說當時檢測的標準數據是50,而他檢測出來的數據是51,
因此就當成B肝患者,並且持續的追蹤跟治療了20年!

50跟51就決定了一個是健康人,另一個就是有B肝的患者?!
有沒有可能是他在健康檢查前熬夜了幾天所造成的?
有沒有可能那時因為某些事造成心情鬱悶,進而產生的?
你能接受健康檢查出來50是健康的,而51就是B肝這個說法嗎?
只差1就差這麼多?那30跟31呢?這樣的科學有人能接受嗎?
聽到這邊,也看到他父親檢查出來的數據,我說好好放心吧,
每天晚上9點入睡,早上5點起床,加上飲食清淡,
沒有冰冷或生冷的飲食,實在沒有理由得到肝癌的。
不過如果真的還是不放心的話,那持續的追蹤跟檢查是可行的,
不管是西醫或者中醫。
但是治療的部份,就先站在觀察的態度吧!

聽到這邊,患者家屬們才說,他父親從當初聽到肝臟長了東西後,
整個心情大受影響,當然睡眠品質也變的非常的差!
原本是紅光滿面的去做健檢,聽到之後整個人就變的愁雲慘霧的。
我發現一直到我跟他說目前沒有癌症風險時,他仍無法寬心!
真是一個可怕的疾病!
當我們把所有信心都給了醫師時,醫師能不更關心患者嗎?
在‘手術刀與靈魂’一書中就提到,
真正的醫師,必須是願意聆聽患者聲音的醫師。
一個在意權威的醫師,是不能稱為好醫師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