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療癒包含三個層面:身體、情緒與意識三者中以意識層面為療癒最終之目的,因為所有的療癒皆須被療癒者主動且有意願的參與,在此我提供四種自我療癒課程的教授: 擴大療癒法一階工作坊 臼井靈氣初階工作坊

亢達里尼靈氣初階工作坊雪白治療系統初階工作坊

2012年6月11日 星期一

平均壽命與現代醫療的迷思

大家都已經慢慢習慣現代醫療的好,
尤其是所謂的國民平均壽命,比起五十年前更是好的太多了。
當我們只是看到五十年前的國民平均壽命,與現今的國民平均壽命比較,
我們真的一定會認為我們的醫療進步了。
但是這樣的一個數據比較,真的就完全代表了醫療的進步嗎?
有人想過這樣的比較是有意義的嗎?
更明白一點的說,這樣的比較是公平的嗎?

常常有很多人會問我,為什麼他們的爸媽當初種田那麼辛苦,
可是身體到現在卻那麼健康,而他自己卻常常是這邊痛那邊酸的?
不是現代的生活品質比較好了嗎?不是現在的醫療科技比較進步了嗎?
在回答這些問題之前,大家要試著更深入的去思考一些問題。
以現今的國民平均餘命來看,大約可以到80歲。
那有人想過這個平均餘命是怎麼算出來的嗎?

如果要得到民國99年的平均餘命,我想最簡單的方式,
就是將民國99年當年度往生者的壽命加總,再除以往生人數即可。
以這樣來看,如果有一位往生者在民國100年過世,
享年80歲,那他是什麼時候出生的?
答案是民國20年!
我這邊沒有民國五十年的國民平均餘命數據,
不過我就抓50歲好了,應該不會差太多,而且應該只會更好,不會更差。
這樣可以得出,一位在民國50年往生的民眾,享年50歲,
代表他是民國元年出生的。

然後再從民國元年一直到民國50年,或者延伸到民國80年,
這中間會影響平均壽命的因素非常的多。
首先最明顯的,就是民國元年到民國50年這一段。
這個時期整個台灣幾乎是處在動盪的年代,所以生活環境一定比現在差很多。
因此是否可以換個角度來想,如果有人可以撐過那個年代,
那他們的身體素質是不是比一般人來的強壯。
更明白的說,一群經過嚴苛環境篩選出來的人,
加上後來生活環境大幅度的改善,以及讓人不死之醫學的進步,
當然可以創造出漂亮的平均壽命。
只是這個現象再過五十年一樣成立嗎?

我們先想一想,影響平均壽命最大的因素會是什麼?
是癌症?心臟病?還是腎臟病?
我想應該都不是,反而應該是意外、戰爭或衛生環境…等等的其他人為因素。
而這邊指的衛生環境也不完全跟醫療科技有關,反而跟經濟水平有關。
例如當一個國家的經濟水平提高之後,自來水的供應就可以普及化,
這時就可以減少民眾自行挖井所產生的風險。

當然,如果我們只是討論平均壽命的話,
那現代的醫療科技一定有錦上添花的貢獻。
為什麼?
因為它可以讓你不那麼早死,但並不代表你是健康的!
尤其當葉克膜葉醫師被發明之後!
現在的科技真的非常的進步,甚至有時候患者想死都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因為幾乎不管哪一個器官的功能衰竭之後,
都有儀器可以暫時的取代該器官的功能,直到身體的循環完全的衰敗為止。
對於這樣的延長壽命,我不知除了數據上的意義外,還有其他的意義存在嗎?

另外不知大家有沒有發現,為什麼隨著醫療科技的進步,
人類以往的慢性病年齡層卻逐漸降低?
好像現在很容易就聽到40~50歲的人就得到老人癡呆症,
30~40歲的人要洗腎或換肝,20~30歲的人得到心血管疾病,
10~20歲的人得到癌症!
為什麼?
而在這些疾病中,除了癌症是目前對抗醫學還束手無策之外,
其他像是心血管疾病或肝腎的疾病,
對抗醫學都可以長期的將數據控制在所謂的標準範圍之內。
但這樣的控制可以算是治癒嗎?

我記得有一位學了能量療法,也學了中醫經絡的患者問我:
‘為什麼他學了這麼多的自然療法,卻都無法讓他的感冒症狀緩解下來。
而他的室友卻每天作息顛倒也沒關係,因為感冒了就吃西藥或成藥即可。
他也好想跟他們一樣不受拘束的熬夜、享樂。’
而在他問我這些問題的當下,他已經熬夜超過2~3個月了。
我想看到最後這一句話,不管是能量養生或者中醫養生的人都知道問題出在哪,
但該患者卻把責任推到能量醫療或者中醫上面了。

而根據他的問題,也有一個非常似是而非的觀念,
那就是‘好像西藥或者成藥可以讓他們沒有病痛的生活著’。
真的是如此嗎?
如果事實真如他所說或者他所認為的話,那許多久病厭世的人又是怎麼來的呢?
我常把抑制症狀的藥物比喻成毒品,
因為那些藥物絕對可以讓你當下忘記症狀的痛苦,
但不能幫你改善或療癒你的疾病。
當藥物(毒品)的作用消退之後,你還是需要面對疾病(心理)的痛苦。
甚至當你清醒的時候,你還會因為無法逃脫痛苦與吃藥的循環而更加的無奈。

而且我強調過很多次“藥即是毒”,尤其是那些必須長期服用的抑制藥物,
患者更會因為長期的服用相同或者類似的藥物,而導致‘藥源性疾病’的產生。
此時他將需要再服用第二種甚至第三種的藥物,
由於這些接下來的疾病,都是因為長期服用第一種藥物而來的,
因此也代表第二種與第三種的藥物,會如同第一種藥物一樣,必需的長期服用,
而且非常有可能繼續產生第四種或第五種的疾病。
當一個人實際且長期的體驗到這樣的流程後,
你覺得他還會有繼續活下去的勇氣與意願嗎?

因此現代醫療對於平均壽命延長的量上,絕對有他不可抹滅的貢獻。
但如果一個人從30~40歲之後就必須長期的依賴藥物,
然後看著服用的藥物越來越多,身體卻越來越虛弱,
甚至需要在輪椅或者病床上再過20~30年,你願意嗎?
生命必須是質量並重的,過度的追求量並不是一個正確的醫療。
唯有把生命的品質也增加了,那壽命的延長才有他的意義!
而增加生命品質的首要方法,便是去聆聽身體與你的對話,
而身體與你的對話即是透過各式各樣的症狀。
因此掩蓋症狀的醫療,就是把你與身體之間的聯繫給拆開的兇手。

註:去年的國民平均餘命,男性少了0.2歲,為何平均餘命會減少,
這應該也是大家可以再思考的一個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